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重读HP】之 为何GGAD注定无法在一起

决斗之后再没见面——这是丽塔的话,作不得数。

而且,三傻决斗的时候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AD站在山羊这边打了GG,也有可能是山羊说了不可原谅的话触怒GG导致GG防卫过当。


Horus:

GG(盖特勒·格林德沃)AD(阿不思·邓布利多)是HP/FB中唯一一对同性CP,其辉煌的少年恋情、惨烈的分手和长达一个世纪的相爱相杀令我等“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然而这对“世纪情侣”生前没能长厢厮守——两个月内完成相识相恋分手,决斗之后再没见面(They say he showed remorse in later years, alone in his cell at Nurmengard. I hope that is true.),死后也未能和解——书中国王十字车站的时候AD依然不知道GG保护他坟墓的事。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本人属原著考据党,一切证据皆来源于HP原文和作者罗琳访谈,不接受同人OOC设定。以上皆是本人和   @凝琰 讨论的结果整理产物。



分手的导火索就是1899年夏天,AD和GG和小山羊阿不福思打的这一架,现在我们从山羊的描述中还原这件事(AD在国王十字车站对此事描述过于简略)


“And there was an argument… and I pulled my wand, and he pulled out his, and I had the Cruciatus Curse used on me by my brother’s best friend – and Albus was trying to stop him, and then all three of us were dueling, and the flashing lights and the bangs set her off, she couldn’t stand it –”

“之后我们吵了起来,然后我拿出了魔杖,他也拿出了他的。我中了钻心咒,是我哥哥最好的朋友发出的——然后阿不思想要阻止他,之后变成了我们三人的决斗,可能是闪烁的光和响声刺激到了她,她无法忍受了——”

(HP7 阿不福思的回忆)


小时候看这段没觉得什么,甚至读到过大V的文章说“希望我的爱能让你魔杖放低一毫,但是你没有”还觉得AD当年可真是因为爱盲目了,但再读一遍,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魔杖是阿不福思先抽出来的!

魔杖是阿不福思先抽出来的!

魔杖是阿不福思先抽出来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魔杖相当于人类世界的杀伤性武器了吧,阿不福思为了阻止心爱的妹妹被ADGG带走,可以说是拼了命(山羊和妹妹是阿不福思的命啊),虽然他的能力有限,但危急状况下,家庭主妇韦斯莱太太都能干掉实力派食死徒贝拉,所以这时候,这场争论已经升级成斗殴了。


虽然我一直和朋友开玩笑说杀安娜的只有AD或者GG,阿不福思的能力可以忽略不计,但他从未把自己从凶手中排除(“I don’t know which of us did it, it could have been any of us – and she was dead.”我不知道是谁发出了那道致命的咒语,可能是我们其中任何一个——然后她死了),所以,阿不福思是发出致命咒语的——显然他主观上不会去杀妹妹——也就是说,要命的咒语是对着GG放出的,那一刻他不再是哥哥的爱人,而是夺走自己最重要的妹妹的仇人。


不少分析文(不乏知名大神)认为,如果GG爱AD,应该“忍住不还手/魔杖放低一寸”——真是不太清楚孩子们的脑回路啊: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自卫是否有必要?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啊?

一个黑巫师,看在恋人的份上,对于要杀自己的人用钻心咒没用阿瓦达算不算手下留情?



小山羊中钻心咒这事,GG一直被大家诟病,但这事细思极恐啊:山羊这事分明是“捅人不成反被捅”,虽然我觉得他勇于和实力差距巨大的GG决斗勇气可嘉,但挨打这事真的是他自己选的啊。

说“如果恋人打我弟弟我一定果断分手”的人,一定没有一个把哥哥的爱人往死里砍的弟弟吧。



其实上面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没有AD,GG和山羊这两个人除了年龄相近外没有任何交集,事情的关键在于:AD当时的态度。

恋人和家人有了矛盾怎么办——这一八点档千古难题摆在初恋的阿不思面前,他处理得简直糟透了。




Albus was trying to stop him——阿不思想要阻止他(GG)——AD站了山羊那边。

“then all three of us were dueling”——之后变成了三个人的决斗——是AD和弟弟合力一起打GG(不然呢?ADGG一起烤全羊?)



正常人难道不是应该把两人拉开的吗?拉一个人幻影移形也行啊。

但AD却选择了站队——或许那是他在当时情势下以他性格的最优解。

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无论表面关系多差,家人永远是最重要的。他虽然为GG意乱情迷,但一涉及到真正在意的利益冲突,他的态度再明白不过——他一直、永远都是属于他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的这个家的(参考罗琳访谈:晚年厄里斯魔镜里AD看到的是他父亲母亲弟弟妹妹,没有此生唯一的爱人GG。)



这不是一段健康的爱情——如果看HP的孩子长大并拥有过爱情婚姻就会明白——我们切换到GG视角看一下这件事:


你和男朋友感情很好,他有一个疯了的妹妹,你不在意,愿意照顾她和她一起生活。

但他弟弟认为你和他哥恋爱挤占了照顾妹妹的时间,并且在争执中拔刀要砍死你,然而他刀法不给力,没砍坏你,你却出于自卫和愤怒拿起刀砍到了他。

然后,你男朋友。。。他也抄起刀,和他弟一起砍你?!


这tmd分明是恐怖片啊!





几个小时前还浪漫缱绻耳厮鬓磨的恋人,此时却对你发出致死的恶咒,你意识到令你眩目的恋人并不真正和你“志同道合”,你愿为他背上牵绊和锁链(带他的疯妹妹一起生活),而你的爱人——他却要亲手杀了你。

那个夏日的夜晚,曾经缠绵的情话成了匕首,美好的光影成了虚妄,你以为的势均力敌的爱情就像一霎灿烂的花火永远的破灭消散了。



决绝的你转身离开,再未踏入不列颠。


世人都说你抛弃了爱人,只有你知道,当爱情烟消云散,不要问谁比谁伤得更深。






但换过AD视角,并不是这样,他也许很了解GG,却不了解自己。



家庭还是事业,亲情还是爱情,阿不思摇摆过,但身体做出了诚实的选择,从他站阿不福思对抗GG的时刻开始,到他为了见到家人戴上冈特戒指以生命为代价的时候,依然如此。


他需要GG,一个强大到可以接受自己疯妹妹的爱人(换一个弱一点的,即使愿意进入这个不幸的家庭,为了AD甘愿当安娜的保姆为家庭奉献,也会和母亲一样被杀吧),一个和他同样才华横溢野心勃勃的好搭档,一个“有共同理想”的同伴——GG激发了他的另一面,不甘于奉献的一面,追求权力欲望的另一面,爱自己的一面——直至1945,这是对于他来说极其强大的诱惑(参考FB2预告片厄里斯魔镜中的GG)。



GG也需要他,需要他的支持。两人爱情的基石是“For the greater good”,可GG的greater good是所有巫师的权益,而AD的greater good却是自己的家庭——他的致命诱惑来自家人(参考晚年厄里斯魔镜中的家人,和因戴上冈特戒指而走向死亡)——这才是两人根本也是最致命的分歧。


这个层面上,AD非但给不了GG想要的支持,还“背叛”了“共同的”理想。

——可他当时也许并不了解这一点,于是他期待骄傲的GG在魔杖相向之后依然回来找他。


AD对于GG的爱,也许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爱情,罗琳用的单词是infatuated,即冲昏头脑的迷恋。

“Oh, I had a few scruples. I assuaged my conscience with empty words. (哦,我是有些顾虑的,我用空洞的语言安慰着我的良心…)

That which I had always sensed in him, though I pretended not to, now sprang into terrible being. (我一直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尽管我假装不知道,现在他暴露出了可怕的一面。)

——即使在热恋中,AD是本来就觉得GG可怕的,他做的事是让自己良心不安的——他并未如同人里那么纯粹地爱GG无条件支持GG——他潜意识里GG就是错的,他故意忽略了,因为爱情。


初涉爱情的AD,爱的并不是真实完整的恋人,而是自己投射出的理想爱人的影子——这种关系就像泡沫,是注定不会长久下去的。


GG没有回来——梦如泡影般破碎,只剩残酷的现实。

AD可能并不真正明白GG为什么没有回来参加葬礼,但对于失去一切的AD,也许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了。



AD后悔了,甚至后悔了一辈子,他觉得自己“错误的选择”导致了亲情和爱情的毁灭,他觉得是爱情的错,那两个月的热恋是噩梦(cruel dreams),都是他爱上别人以至于没有全心投入家庭的错(个人觉得这事没有对错之分,只在于个人选择:安多米达和西里斯从来没这么想)——于是再不愿染指爱情,在书堆灯影中度过禁欲的一生,即使付出生命也想和复活石中的家人说他多么后悔,因为后来他意识到:家人是他真正的珍宝,正如母亲和妹妹的墓志铭一般——Where your treasure is,there your heart will be also.(珍宝所在,心之所向)



后来,家人、学生、这世界上“因为GG的理想而牺牲的人”,全部都排在了爱人的前面。为了“我所认为的道德”,“为了全世界”来对抗你(虽然有令人难过的挣扎)——曾经我视你如珍宝,如今弃你如敝履。

这已经是“恨”,尽管恨中曾有过爱和期待。



1945年,当放下了一切的AD站在GG面前时,AD终结了GG为之奋斗半生的事业,如当年GG“夺走”自己的家人一般。因为相爱过,所以太了解对方,伤害也会是最致命的——灿烂的金色夏天,那些曾把你捧在手心里的日子,都在冥想盆中化为了毁灭你的武器。

罗琳说当年GG对于AD是take his everything away——夺走他的一切的,这次AD对GG也是一样。

——这一定程度上是报复,毁灭爱人最重要的东西,正如你当年毁灭我一般,正如我亲手毁灭了当年那个为爱不顾一切的自己。


终于AD不再恨他。




GG在牢狱里忏悔了半个世纪,为他选择的事业,一如AD在校园,为他选择的家庭。


也许直到半个世纪后对抗伏地魔的时候,同样作为革命领袖的AD才真正理解当年的GG,理解“革命是要流血、要牺牲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将近一个世纪前,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金色夏天,他和少年恋人的“共识”。

当决定牺牲斯内普的灵魂,让爱徒哈利赴死,甚至用两代凤凰社成员和霍格沃茨师生的生命做筹码的时候,不知AD是否会想起当年写下的“情话”:“And from this it follows that where we meet resistance, we must use only the force that is necessary and no more.(从这点来看,如果我们以后遇到抵抗,武力镇压而非别的手段,是很有很必要的。)



人生的最后几年,他践行了For the greater good,他又会是什么样复杂的心情呢。


——但是,已经回不去了。他们彼此夺走了对方人生最重要的珍宝,成为这世上伤害对方最深的人。安娜的墓碑和纽蒙迦德的高墙,让他们注定无法和解,不论生前,还是死后。



评论(4)
热度(74)
  1. R.Horus 转载了此文字
  2. Lily雲绯 转载了此文字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