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第十四回 雪林逃杀

滔天的巨响几乎震聋了所有人的耳朵,一股可怖的硝烟弥散开来飘向穹顶。这股声震光波力量之猛,把整个城堡都震动了。

接着又是一片死寂。

在场的所有人都僵直不动地保持着几秒钟前的最后一个姿势,血滴落进地面深红色的湖泊发出的滴答声成了这世间唯一的动静。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在某种致命武器发出如此撼天动地的巨响后,人们都需要缓过神来,才有精力和意识去胆战心惊。

包括漂浮的幽灵和墙上的画像,但凡能喘气的生物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地板上那颗残缺不全的脑袋:下颌骨完全不翼而飞,被恶咒炸碎的烧焦肉块混合着脑浆还在神经的作用下微微颤抖。一只呆滞的眼球顺着眼眶流了出来,零零星星的脑部组织沾着几绺被鲜血浸透的头发散落一地。

更加让人魂不附体的是,这个时候的克鲁姆可能还没有死!他残存的那只眼睛还在瞪着,看样子有些吃惊。两大股鲜血从下颌及脑后化作滚滚的激流肆意流淌,一直流到围观者的脚边,誓要把他们的鞋底结结实实烫出几个洞。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长,在这深夜的寂静中,任何不相干的声音包括大家急如鼓点的血脉奔涌之声、微飔穿过金属窗棂声、远处暗林猫头鹰的咕咕声无不比平时放大了成千上万倍。

所有人的感官都陷入了暂时性迟钝,那个已经被横飞的血流喷成血人的罪魁祸首第一个开始动弹。盖勒特那只握着枪的手耷拉了下来,他低头看着地板上那还在抽搐的玩意儿,满是血道的脸上是僵硬的表情。众目睽睽之下,他跨上前,把自己的靴子直接伸进了那血肉模糊、热乎乎的凹坑里狠狠碾了一下。

克鲁姆不再动弹,他的人生已经成了过去时。

噗通一声,离得最近的白腹鹞跌坐在了地上。地板太滑,他已经失去了站立的力量。随之倒下的,正是也被溅了一脸鲜血的白尾鸢。他的腿关节仿佛在刚才爆炸的那一刻被抽掉了,整个身体都跌在地上,地板也随之震动。至于他们身后的人尽管站得相对较远,但也是个个鲜血淋头、面如土色,即便对于这群生性暴虐的问题学生,看到现场行凶杀人也确实是有生以来头一次。

没有人注意,站在角落里的白兀鹫看到这个惨景后只是脑袋微微一动,他那双冷漠的眼睛盯着惨不忍睹的尸块看了看,目光又溜到那金发的凶犯身上。他面表情,仿佛眼前的一切在白兀鹫眼里就是一场角色齐全的惊悚丑剧般无聊。

盖勒特弯下腰,把自己的银椴木魔杖从那死鬼的手中拔了出来。杖身上已经黏哒哒地沾满了足以拉出长丝的脑浆,他皱了皱眉头,把魔杖往地上甩了甩,又把它放在裤子上擦了擦。

几道红红白白的轨迹留在了格林德沃的裤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沉默着的人群终于像马蜂窝一样爆炸了,学生们尖叫着四散而逃。他们争先恐后地涌向各个出口,唯恐落在后面会随时被炸得粉碎。好几个人被撞倒,混乱中甚至发生了小规模的踩踏。一群以纯血为傲的巫师,这时候却被麻瓜的武器吓得鸡飞狗跳。逃散的学生在大门口挤成一堆,他们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妖魔般的哈哈声。那声音冰凉入骨,直接侵入了脑髓,每个人的头皮发根都泛起一层颗粒,于是他们更加惊慌失措,完全忘了自己的手中还有足以自卫的魔杖。

终于,聚在门口的人堆压垮了大门。学生们冲进千回百转的交谊厅如同误入米诺陶诺斯的迷宫般晕头转向,他们看见一个瘦瘦高高、两手持械的影子从硝烟弥漫中快步走来,那鬼影就像刚从红色染缸里捞出的、可以自行移动的吸血鬼。

这还得了?!”

终于有一个勇敢的人率先开口了。此君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也被吓呆了的加勒吉尔教官。不过现在他正在飞快地回过神来,这个见惯了血雨腥风与暴力冲突的男巫不是这么容易就被一桩小小的凶杀案吓倒的。他看着剩下的几个惊魂未定、为数不多的男生,厉声喝道:

还不赶紧拦住这个恶棍!如果他逃到校门外去就糟了!

然而,素来对教官言听计从的德姆斯特朗男生此刻并不像加勒吉尔先生所预料的那样迅速采取行动。这些孩子已经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得魂不附体,此刻又有谁敢去追赶那十恶不赦、精神错乱的杀手呢?

见此情景,加勒吉尔教官只好也冲过门口,他的吼声压过此起彼伏的尖叫响彻城堡:

谁要是能活捉这个杀人凶手,他在学生会的职位就可以连升三级!我在这恭候他来领一千加隆赏金!

加勒吉尔教官绝对掏出了一个极有诱惑力的条件,这个消息也立即在人群中传开,那些乱跑的学生稍微减缓了脚步。但是靠近气势汹汹的格林德沃比靠近拿着电锯的变态杀人狂还要令人心惊胆战,金钱的魅力也不得不慑服于死神的威势。有的学生急于顺着楼梯逃出城堡,有的则徒劳地拼命挣扎着想挤出人群,反正就是没人敢上前抓住这一千个金加隆!

妈的!全都给我连降三级!”加勒吉尔教官气急败坏地吼道,他照着那颗金色的脑袋就发出一道恶咒。只听咚地一声,魔咒被沉默不语的格林德沃轻松挡开。


交谊厅满是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的时候,案发现场只剩下三只白鸟和地上那个死人了。生存下来的人恢复了对时间和周围现实的感觉,面色死灰的白腹鹞已经站起身,他的头发这个时候变成了漆黑的颜色。他看着地上那一滩被格林德沃的黑魔法恶咒炸碎的尸体,脸上是极度的憎恶神情。

“起来吧,约翰。”他咬着自己苍白的嘴唇说,看样子他确实在强忍着嫌恶,“他这是咎由自取!

后者瘫坐在地上,白尾鸢的脸跟羊皮纸的颜色差不多。不过他并没有被血吓得晕倒,也没有捂住耳朵不去听那令人恶心的鲜血滴答声。白尾鸢曾经做梦都想让眼前这个支离破碎的人死去,现在他的小老大已经满足了他这个卑鄙的心愿。一想到这里,白尾鸢的脸上露出了略带几分狰狞的冷笑。对于这起凶杀案的发生,他的心中没有对于克鲁姆的丝毫内疚。

白鸟目睹了格林德沃酷杀对头的凶残场景后,每一个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生出了火螃蟹的硬壳,它随着后来的血腥生涯越结越厚,大家的心越来越冷硬、越来越阴狠。在黑羽帝国逐步吞没欧洲大陆的时候,所有白鸟都心照不宣地绝口不提这一天所发生的事。但他们每个人内心最阴暗的地方都在暗暗感激盖勒特的行为替大家出了口恶气,并十分成功地让大伙置身事外毫无罪责牵介。

有人沉浸在灵魂的审判中,有人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白尾鸢被一阵猛烈地摇晃从沉思的世界中拉出来,先映入眼帘的是白兀鹫那张冷酷无情的脸。

“还愣着干什么?”白兀鹫严厉地说,他冷静地让人吃惊。“赶紧照计划行事啊!

话音刚落,他就像一阵旋风似飞奔而去,地上是一连串密集的血脚印。白腹鹞惊讶地看着对方模糊的背影,又瞥了白尾鸢一眼,道:“什么计划?

白尾鸢突然像根离弦的箭猛地冲了出去。


如果有人有闲心为德姆斯特朗的校史著书立传,那么盖勒特·格林德沃在炸毁大船和校园建筑、酷杀同学并疯狂逃窜的精彩故事绝对可以留下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眼看无人敢上前抓住这凶手,加勒吉尔教官简直怒不可遏。德姆斯特朗严酷的军事化训练,竟然教出这么一群胆小鬼来!于是他飞身跳过一节节台阶,他的魔咒如分开水流一样拨开人群,然后用盖过一切的声音高喊出他的最后一招:“抓住这个混蛋的,直接保送升级,不用参加N·E·W·T·s考试!

在所有传入德姆斯特朗学生耳朵里的喊声中,没有一句能比教官刚才这句话更能震撼人群。众所周知这世上没有多少考试能比德姆斯特朗的N·E·W·T·s考试更能称得上史诗级灾难。每一个学年考试结束后,校医院总是躺满了人。他们不是浑身上下冒出乌贼的长触手,就是被巨龙的龙息之火烧伤。相对于对抗一头暴虐的、不断喷火的瑞典短吻龙,大家都觉得靠近格林德沃相对更安全些。但那个金发凶手已经像一头毛发直竖的豹子般凶猛,面对着暴雨般侵袭而来的魔咒,他左躲右闪不断反击。可格林德沃真得像有鬼神庇护似的,身上连一处魔咒的擦伤也不曾有。这么多人都不能伤他分毫,不得不说这对德姆斯特朗正值青春热血的小伙子们是个侮辱。他们以前也知道这个格林德沃很厉害,但是谁能想到他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上百人被他压着打,他们甚至都无法接近他。更糟的是,没过半分钟的功夫,格林德沃的脚下已经躺倒了二十多个不断呻吟的人,他们抱着脑袋搂着腿,为自己身上的魔咒伤不断地咒骂和哀嚎着。

眨眼之间,盖勒特已经冲上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他迎面遇到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生,此人正是克鲁姆团伙中的一个。看他那身材似乎有着几分巨怪血统,盖勒特明智地没有直接用魔咒攻击,而是伸手抓住楼梯把手一个空翻又跳了下去,顺势飞起一脚将站在楼梯下围观的另一个男生踹翻。他的动作娴熟而灵巧,在一阵疾跑中又跳过一张木头桌子,并踩着墙上一个滴水嘴怪兽的石头脑袋重新翻上了二层楼梯,将追捕者们全甩在了后面。

“抓住他!抓住他!”一个牛蛙似的嗓门猛地响起来,众人定睛一看,蝾螈酒吧的妖精老板纳尔拉克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场上。他的两条短腿跑不快,就干脆骑在一头横冲直撞的、偷来的渡渡鸟身上穿行于人群中。“他跑不了啦!二楼东边的门是锁着的!

毫无疑问,纳尔拉克的“提醒”恰逢其时,盖勒特本来就打算往东门的方向奔逃。听到这话后,盖勒特敏捷的反应所引起的突如其来的转向让乱哄哄的围观者都吃了一惊。人们你推我挤,把狭窄的楼梯完全堵死,他们蜂拥而上,想靠人海战术堵截那个凶手。谁知就在这时,不知哪个天杀的恶棍把楼梯所有的台阶突然变成了光滑的冰面,猝不及防的追猎者来不及反应,纷纷滑倒成并如滚雪球似的轰隆隆滚下滑梯,他们在滑道的尽头摔成呜呼哀哉的一堆。

“哈哈哈哈!”独特而熟悉的嘎嘎大笑声响了起来,在这种骇人的紧急状态下还能笑得出来的,全世界也只有白尾海雕一个。此刻站在楼梯脚的他虽然笑得前仰后合,但他落在摔得七荤八素的追捕者们身上的目光是冷酷的。就在这个时候,盖勒特两手抱住了礼堂里最后一盏残存的吊灯一跃而下,尽管下面有不下十道昏迷咒袭来,但是它们一个也没击中那个在半空不断旋转并快速移动的目标。

盖勒特坠落的地方正好是白尾海雕的头顶上方,他敏捷地踩到对方的肩上又借力猛地一跳。白尾海雕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完全吃不住劲,一时间摔了个四脚朝天。但是他握在手里的魔杖却“意外”地突然走火,当场将好不容易追扑而来的加勒吉尔教官撞翻在地。

哐啷啷!哗啦啦!

城堡的落地窗户被盖勒特的身体撞了个粉碎,他像缩进壳里的乌龟一样翻滚着摔进窗外厚厚的积雪之中。校园的场地上也有不少拦截者,只是没想到迎面而来的第一个人就是小个头的白头翁。盖勒特刚刚站起身,白头翁已经近在咫尺,还没等金发小子作出反应,白头翁就嚎叫一声。他像是被劈面而来的拳头击中了似的突然摔倒在地,然后顺着斜坡越滚越快,把后面的追逐者尽皆绊倒在地。这还没完,盖勒特突然跳上前去徒手抓住了白头翁的一只脚踝将不断挣扎的他倒提起来,然后向甩铅球般将其猛力扔了出去,把几个刚刚从窗户破洞里跳出来的男生撞倒。

窗口挤满了学生们的脑袋,他们目睹了刚才的可怕场面,顿时怒火中烧。一个麻瓜出身的、孤身一人的十六岁少年,竟敢公然和全校师生做对,对这所北欧名校来了个屠杀式的血腥洗劫。感到羞辱和愤怒的学生们像毒蜜蜂似的从四面八方朝那英俊的男生公敌围攻过来,魁地奇队长的惨死不过是这股嫉妒的火焰的小小导火索罢了。或者更糟,克鲁姆不过是这群公报私仇的男生们追杀格林德沃的体面借口。

眼看这暴徒快跑到雪林场地的冰川边缘了,整个德姆斯特朗都开始颤抖,远处的警钟也在不断轰鸣。冰川瀑布下是厚实的冰层,每逢下课之后这里一直是学生们滑冰娱乐的地方。但是越过冰河就快到德姆斯特朗的校门口,只要出了校门,反幻影移形咒对任何人都不再制约。

追逐的人群如同黑压压的蝙蝠,一层又一层压在白雪上。他们如健步如飞的密林精灵,魔咒扫荡般飞来,附近的树林都被削去了树冠,惊恐的黑鸟风暴般逃离飞去。格林德沃还在猛力奔跑,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追逐者们见了无不欢声雷动,他们对弱肉强食这条伟大的法则来说都是坚定不移的执行者,尤其是看到即将落败的猎物更是一路震天吼地地追来。格林德沃现在已经是一条快熄火的小火龙,抓住他就可以不用参加N·E·W·T·s考试喽!

只是梅林没有站在这群不幸的幻想家们这边,一辆轰鸣着的华丽雪橇从雪林深处飞驰而来。拉雪橇的动物们可谓五花八门:两头雪豹、一头雪狼、一条北极狐狸加七只肥胖而疯狂的垂耳雪兔。那赶车的不是别人,正是浑身上下结满冰碴儿的白肩雕。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从大湖里回到岸上的,这可真算千古之谜。但是很显然,白肩雕也无法控制拉雪橇的动物们前进的方向,雪兔和雪豹似乎对前进的方向产生了巨大的争议,它们左冲右突,在雪橇经过逃亡者的身边时成功地把那个驾车者甩进了雪坑里,这就省了盖勒特浪费一道魔咒把白肩雕从雪橇上拖下来。

时间逼人,盖勒特二话没说就在一片魔咒的光与影中跳上雪橇,然后照着追捕者们上方就放了一道连环恶咒。一声恐怖的巨响,学生们抬头一看,只见轰隆隆的雪崩从上百英尺的高空落下,那些旋转的冰峰带着雪沫砸在地上又弹跳起来,如同飞舞的白色巨蟒将小恶棍们尽数掩埋,波及之处一片排山倒海的骂声。

盖勒特的雪橇毫不留情地碾过还在雪堆里苦苦挣扎的校友们,他就像驭龙的冰雪战神迎着风雪,率领着一群飞奔的兔子、狼、雪豹和狐狸冲过空旷的场地。沿途他的魔咒上下翻飞,所过之处无不是人仰马翻。一眨眼之间雪橇就冲上了冰川下的冰河,盖勒特面无表情,这些小动物们慑于他气势汹汹的威势都在拼命向前冲。但是追击者们不会这样放弃,魔咒呼啸而来,噼里啪啦砸在冰面上。很快那千年寒冰就承受不住魔法与雪橇的双重重压,从盖勒特驶过的轨迹开始纷纷崩裂。

“妈的!快点截住他!别让他过河!”加勒吉尔教官喊道,他从一大块雪块下爬了出来,随手将笨重的黑裘皮大衣丢在地上,只穿着衬衣就朝河口奔去。追捕者们也纷纷爬起来朝河口蜂拥而至,都想抢在别人前面抓住那杀人凶手。但是纳尔拉克坚决维护自己第一个跳上冰河的权利,他身下的渡渡鸟呱呱大叫着冲在最前面并猛地一跃,他成功地落在了河道中一块巨大的浮冰上,距离盖勒特的雪橇已经不远。众人见状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纳尔拉克像个勇士似的朝岸上的猎户们鞠了一躬,然后掏出与自己身材相配的妖精造的弓箭。

看我今天中个一千加隆大奖!”纳尔拉克高叫着,他的箭瞄准了刚刚转过脸冷冷注视自己的盖勒特的脸。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1)
热度(15)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