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第十五回 雪林逃杀(续)

常年在魔法世界里生活往往会犯下纳尔拉克这样的错误——忘记高分贝的声波是导致雪崩来袭的重要原因。麻瓜都晓得的物理常识总是在关键时刻被巫师们忘掉,从而导致一场不可阻挡的惊天灾难。

德姆斯特朗的边界正是冰河对岸的雪林,只要跃过冰河幻影移形就不再受限制。这片冻土带上的冰川在年复一年的暴雪旋风中越堆越高,冰峰甚至能直接触碰遥遥的天际。正如逃亡者心中的怨愤一样,积压的情绪超过了极限,只消纳尔拉克的牛蛙嗓子嚎一声,雪塌方的狂潮眨眼就能吞噬世界。

在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面前,巫师的力量渺小得可笑。跟盖勒特刚才用魔法制造的小雪崩相比,眼下的雪流沙才可谓真正的浩劫。

冰川就像突然遭遇了雷劈,雪浪带起的劲风嘶吼着朝冰河河道内围的追捕者一倾而下,乳白色的浮云飘浮到惊呼的人群头顶上方。如同雪林马人的号角被吹响,伏匿在冰川上的雪霰化作团团银白色的猛禽呼啸而过,它们借着奔腾的声势将所有的追猎者顷刻间埋葬。

不消几秒钟的功夫,大地已是一片白茫茫。


飞驰的雪橇就像《绿野仙踪》里卷入龙卷风的小木屋,经过一阵足以颠出五脏六腑的天翻地覆之后,盖勒特听见了冰川世界崩塌的声音。如同刚刚享受了一次超长途的飞路粉旅行,等眼前的金星散尽,盖勒特发现自己已经脸朝下趴在冰冷的雪窝之中。

他静静地趴了好久,夜风刮过光秃秃的树林,呜咽着在远处消散殆尽。雪下得很大,没过一会儿盖勒特的衣服就被彻底浇透,在寒气的侵袭下他整个人几乎被冻成了冰坨。一直等到天空升起了启明星,他才终于开始慢慢动弹。

眼下盖勒特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陌生的雪雾森林,这里黑皴皴的树木看上去比德姆斯特朗的暗林还要阴森可怖。盖勒特知道自己已经出了反幻影移形咒覆盖的地界,不然他在积雪倾覆的瞬间不会潜形成功。可他实在是太冷太累了,这一夜的逃杀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盖勒特呆钝的眼睛扫视着周围暗沉沉、雾蒙蒙的凄冷夜色,他知道这里距离德姆斯特朗不会超过五英里,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才行!可是他现在疲劳到极点,只想直接倒下来躺在这冰天雪地的怀抱中休息。但他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在雪地里睡着,因为即便不会被搜捕者抓住,他也会冻死在这杳无人烟的鬼地方。

在经过两次耗尽最后一点游丝气力的幻影移形后,盖勒特一头倒进了一个堆满枯树叶的树洞。他确定自己已经躲进距离德姆斯特朗至少二十英里外的原始森林中,才稍微安了心。他甚至没有力气钻进自己随身携带的金色飞贼,直接就在厚厚的枯枝败叶下堕入了滚滚的噩梦。


唤醒盖勒特的是雪林深处的狼嗥声,几乎冻僵的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如果此时面前有一面镜子,盖勒特准会奇怪眼前这条浑身粘枯叶和雪花、狼狈不堪的金毛流浪狗为什么会戴着他的死圣挂坠。在北欧寒冷的天气下,盖勒特仍然不敢靠魔法取暖。他还不满十七岁,身上还保留着魔法部监视未成年人的踪丝。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冒着被人逮住的危险擅动魔法。

盖勒特怀疑自己大概睡了整整一天,因为眼下天色正在变得黯淡,太阳也快没入地平线以下了。头天夜里的狂奔逃杀过后又水米未进,盖勒特浑身僵直酸麻,脑仁疼得厉害,转一下眼珠子都直皱眉头。他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温暖的炉火、美味的腹部填充物和柔软的天鹅绒毯子,只不过梅林没有给他恢复力气的时间。盖勒特怀疑此时此刻的德姆斯特朗恐怕已经报警,让魔法部出动刑侦司的傲罗来抓自己。那些傲罗说不定会循着幻影移形的轨迹摸索到他藏身的森林里,所以他片刻也不能停留,必须即刻动身跨过国境线!盖勒特相信,离德姆斯特朗越远,傲罗的搜索范围就会越大,自己越有可能在天罗地网下逃出生天。至于越过国境线之后去哪里,这个问题还是等以后再考虑吧。

下定决心之后,盖勒特在树洞的枯枝败叶中打开了他宝贵的金色飞贼。他溜进了飞贼图书馆的深处,在不能用魔法的情况下,他只能让湿透的衣服在自动燃起的炉火前慢慢烤干。但是看着衣服上渐渐干涸的血渍和脑浆痕迹,盖勒特改变了主意,他直接把衣服丢进火炉里烧得点滴不剩。

盖勒特又搜罗了一下他的储藏柜,由于没有任何远行的事先准备,他只找到了一盒开了封的生姜蝾螈饼干和几瓶私藏的麻瓜烈酒。盖勒特很懊恼为什么没在金色飞贼里多藏些吃的,现在的自己是多么需要它们啊。这时候他不禁回想起德姆斯特朗餐桌上琳琅满目的佳肴,一想起那沾满糖浆和黄油的煎蛋饼、覆盖着颤巍巍凝冻儿的鸽子腿和飘着五彩斑斓蒸汽的浓稠肉汤,盖勒特空空如也的腹部就响起一阵叽里咕噜的抗议声。

落到眼下如此险恶的境况中,这个小亡命徒的心中是否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枪杀了同学呢?答案是根本没有!这件事所涵盖的道德内涵,在现在的盖勒特心中根本不值一提,可谓无足轻重。平生第一次杀人后的首个夜晚,盖勒特睡得像头死猪,简直连呼吸这个环节都要省去了。在这之前,盖勒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一枪把一个人打得脑浆迸裂。而现在这件事不但发生了,他还毫不后悔。是的,盖勒特完全明白,这一切要是重新来一遍,他还是会把克鲁姆炸成碎块的。一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一种狰狞的表情,甚至无声地笑出来。

至于那些被雪崩埋葬的德姆斯特朗校友们会不会憋死在厚雪之下,盖勒特才懒得操心呢!他顶多担心自己的白鸟小弟们会因他受到牵连,但是现在盖勒特已经是泥菩萨过河,其他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终于,盖勒特肚子里塞满了过期的硬饼干,身上裹好了厚实保暖的麻瓜衣服。德姆斯特朗学生的毛皮服装实在是太惹眼了,于是它们被主人丢弃在角落里。等天完全黑了,盖勒特就骑上自己藏在飞贼里的飞天扫帚,随着呜呜咽咽、一路哀号着的晚风掠过漆黑的森林、掠过空旷的原野和龌龊破败的麻瓜村庄。当晨曦渐渐来临的时候,盖勒特再也飞不动了。他腿脚发软,浑身直打哆嗦,不得不在太阳升起前在一家麻瓜农舍后面狼狈着陆。透过雾气腾腾的窗户玻璃,盖勒特看到这家的主妇正忙着煮早餐喝的蔬菜粥。瓦罐在炉火上咕嘟嘟地炖着,那女麻瓜去另一个房间忙别的了。窗户是锁的,盖勒特仍旧谨慎地不敢使用魔杖,因此他试了试小时候偷窃时练就的小手段。

几秒钟后,这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就跨进了厨房。他将松木桌子上堆放的面包和奶酪胡乱地塞进嘴里,甚至把滚烫的、热气疼疼的烤红薯都塞进了衣兜。正当盖勒特把手伸向盘子里的煎香肠时,农舍外的院子里传来了猎犬的吠叫声。他陡然一惊,心脏一下子从胸腔跳进口中。但如果心脏能充饥,盖勒特倒情愿它一直在嘴巴里。不过他还是幸运地及时离开了农舍,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离开德姆斯特朗的第三个黄昏,盖勒特终于一瘸一拐地走近了一条穿过森林的麻瓜铁路。在阴冷潮湿的露天里等了整个晚上,几乎连爬都爬不动的盖勒特牟足最后的力气,趁着火车停站的几分钟钻进了满是原生木材的露天车厢。没有人看见这又黑又瘦、仿佛在邋遢地方打过滚儿的男孩无票登车,更没人晓得盖勒特就蜷缩在成堆的木材后面随着这列寒酸的火车走过了地图上一段段距离可观的路程。

盖勒特唯恐被傲罗或者其他什么追捕者摸清行踪,于是不等火车停靠站台,他就趁着黑夜并且在火车转弯减速的时候跳了下去。盖勒特知道自己距离德姆斯特朗已经非常远了,因为搭乘火车这一路上他看见冰雪在不断消融,这让他内心逐渐安定下来。

在逃亡的旅途中,小亡命徒在脑海里设想了几个他可以去的地方,但是最后都被他警觉的头脑给否决了。他不能回德国的麻瓜老家去,尽管盖勒特很怀疑傲罗究竟有没有能耐找到慕尼黑那所简陋的麻瓜房子。但他也实在不敢冒险回家,更何况他编不出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告诉妈妈为什么德姆斯特朗会“提前放假”。胆小的玛拉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把一个人的脑袋打得稀巴烂,准会吓昏过去。至于他的继父嘛,盖勒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不愿意让对方知道自己干的坏事,唉,这事继父不知道的话更好,等风声鹤唳的日子过了再去找他吧。

母亲和继父的名字从求援名单上划掉了,盖勒特又想到了自己那个讨厌的亲生父亲,他简直说不清自己被傲罗打死和投奔父亲相比哪个更糟。高迪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到盖勒特吃亏倒霉,自己如此狼狈地去找他必然会遭到一顿酣畅淋漓的冷嘲热讽。甚至高迪跑到傲罗那里告发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终于,盖勒特又想起了一个人。

他曾经在父亲于巴塞罗那开办的艺术沙龙酒会上与一位名叫巴希达·巴沙特的老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尽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的事了,但是老小姐渊博的学识给了盖勒特深刻的印象。论辈分他应该叫巴希达姑祖母,她也是盖勒特唯一算认识的父亲那边的亲戚。巴希达告诉盖勒特自己来自海峡那边的英格兰,住在很偏僻的乡下一个名叫高锥客山谷的地方。如果不是盖勒特后来查到至尊隐形衣的制造者——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晚年就生活在高锥客山谷,他早把这个陌生的地名忘到九霄云外。

一想到这里,盖勒特不禁心花怒放。他也算因祸得福,借着逃亡的机会他完全可以去以前因学业耽搁不能远行的异国他乡。长这么大,盖勒特还从来不曾离开过欧洲。但是现在,高锥客山谷——这个在麻瓜地图上不可标绘的地方成了他梦寐以求的福地。远离欧洲大陆和傲罗的追捕,又是隐蔽且与世隔绝的乡下,而且还有一位能够热情接待他的单纯亲戚。更何况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死后很可能就葬在高锥客山谷,如果自己实地考察一下,说不定能在墓葬中找到死亡圣器的线索呢。还有重要的一点:只要跃过英吉利海峡,魔法部追踪未成年人的踪丝就会被切断!没有什么追踪魔法能延伸过汪洋大海,只要到了大不列颠岛,他就可以重新拿起魔杖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完美无缺的事情?不消多想盖勒特就下定了决心——他要到英国去投奔姑婆巴希达!这个时候的盖勒特并不知道,正是这个决定彻底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轨迹。

盖勒特在跳车处所处的树林里待了两天,人一旦有了目标就会信心百倍。他采了足够多的野蘑菇和野生的越橘果,甚至还成功地用木棒打死了几只野兔子。在不用魔法生火上,我们的小黑魔王显然比其他巫师更有经验,他模仿传说中的古人想钻木取火。在骂骂咧咧地折腾了两个小时后,盖勒特认为自己有了个足够震惊世界的伟大科学发现——两块木头不断摩擦是不可能取火的!但这种活动并非毫无意义,它能让你在冰天雪地里热得完全可以自燃起火。

最后他是依靠两块从望月镜上拆下来的透镜折射阳光才点燃干燥的柴火,至于那望月镜,还是猴年马月以前从父亲的斗篷里偷来的。这宗宝贝一直藏在金色飞贼的抽屉里。

肚子里塞饱了烤野兔和烤蘑菇后,盖勒特爬到了一个树冠足够浓密的树上。他在那里打开了飞贼,并用一些带树叶的枝条尽力遮盖住。他在飞贼中属于自己的床上足足睡了两天两夜,原本紧张过度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等到一个全新的清晨到来时,盖勒特觉得精神舒爽,身手也复归昔日的敏捷。

和往常一样,他用地球仪里的水洗了个澡,将自己漂亮的头发冲得干干净净,再也不着一丝一毫的血腥之气。穿脏的衣服也懒怠去洗,随手窝成一个球就丢在角落里。他换上一套全新的麻瓜便装,这是他试了又试精心选出来的。盖勒特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甚至还喷了点男士香水。魔杖和枪都擦得干干净净,稳妥地贴身放着。全世界也难得找出哪个亡命徒竟然在逃亡途中把自己打扮得像要去度假,但盖勒特偏就是这样的人。天底下再大的事情也不妨碍他衣着光鲜,谁知道他在什么时候会和生命中重要的角色不期而遇呢?

盖勒特在金色飞贼里存了些金币,但是在他即将要穿越的丹麦麻瓜城镇中派不上什么用场。他的衣兜里只有不多的麻瓜钞票,于是他搜罗了一些藏在抽屉里的名牌麻瓜钢笔,打算遇到当铺或者古董店什么的地方换一些能买食物的钱来。盖勒特实在不愿意逃亡的路上一直靠顺手牵羊或打猎来填肚子。

他穿过了丹麦的麻瓜城镇,又骑扫帚穿过田野,绕过荷兰的国土,来到比利时的地界。这期间他收到了匿名猫头鹰送来的包裹,发现里面是新旧不齐、五花八门的金加隆、银西可和铜纳特。通过夹在硬币中的羽毛,盖勒特明白这是白鸟们给他捎来的盘缠路费,看来这些人在雪崩中都成功捡回了命。唉,金钱这废物,在他逃亡之路上的作用还没有一块柠檬雪宝大。盖勒特把钱袋丢进飞贼,打算以后有机会的话在古灵阁银行兑换成麻瓜的钱。

盖勒特在比利时的港口游来荡去,想搭乘一条前往英国的客船。他已经下定决心,先到伦敦的对角巷拿金币采购足够的食物做储藏。对角巷这个地方还是盖勒特在魔法史课学到的,他知道那是英国巫师进行大采购的地方,白天鱼龙混杂,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小杀手混在购物者当中。盖勒特藏在一副被麻瓜搬上轮船的棺材里,就这样开始了他前往英格兰的漂泊之旅。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2)
热度(13)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