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影评】老电影《甲午风云》中与史实不符的情节一览

老电影《甲午风云》拍摄于上世纪中叶,那个时候中国史学界对甲午海战的认识还存在不少误区。甲午战争作为中国近代史充斥着最多扑朔迷离谣言的一段历史,很多真相长时间不为人所知。但随着现代历史学家认识的逐步开阔,甲午战争很多假象也被翻案。

《甲午风云》老电影几处重要的与史实不符的地方:

 一、水师提督丁汝昌在定远舰被砸伤

在黄海大战开战五分钟的时候,一发炮弹就把主舰定远舰的信号索具和舰桥打坏,偏巧水师提督丁汝昌就在舰桥上。这个镜头在《甲午风云》也有所展现,但是电影里根本看不出丁汝昌受伤的严重性,像是仅仅被撞伤后背而已,而且他还被水兵扶走。

  
  
但是实际上,年过五旬的丁汝昌从很高的舰桥上被炸得摔了下来。他的脸被烧伤,腿脚也受了重伤,完全不能走路。早在黄海海战之前,朝廷中就有人指责丁汝昌怯战,他原本非常想借助黄海海战证明自己勇敢军人的本质。因此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丁汝昌拒绝回舱内躲避,而是坐在甲板上以身作则,激励全舰将士奋勇还击。 



二、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形象的巨大翻转

黄海海战的失败绝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所导致的,而是其背后的朝廷从上而下的执行力的全面失败。但是在黄海战中,绝大部分北洋官兵都以身殉国,船舰倾覆仍不断射击敌舰,所以甲午战争中北洋舰队的表现是可歌可泣的。

  
时至现代,晚清北洋海军“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的历史评价和定义都是—— 威海卫海战中英勇抗敌、炮弹打完后炸毁自己亲自在德国监造并驾驶的“定远”号,最后服毒自杀以身殉国的民族英雄。在2012版电影《甲午大海战》中,刘步蟾的形象也非常正面,风头仅次于邓世昌。 
  

《一八九四·甲午大海战》海报

刘步蟾剧照

刘步蟾的形象比较硬汉,虽然没有陆毅扮演的邓世昌这般抢镜。但是其尽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形象已是尽数彰显。

  
 然而,刘步蟾定义为民族英雄,仅仅是近几十年的事……

而在此之前,他被描绘成一个贪生怕死、阴险狡诈、陷害邓世昌的无耻鼠辈……

  
上世纪六十年代老电影《甲午风云》中的刘步蟾(左)  
在那个年代的电影人物脸谱化是非常严重的,当然这是时代风格烙印无可厚非。《甲午风云》的刘步蟾一看就是和男主对着干的,再看《甲午风云》的邓世昌—— 
  
  
一眼就知道这绝对是男主,邓公麾下的致远舰全体无名官兵都跟着流芳百世鸡犬升天,其形象都非常伟岸。 
  
那么同为民族英雄的刘步蟾为何前后差距如此之大呢?这可是史学界最令人不齿的【冤案】之一。 

刘步蟾毕业于福州船政学堂,这是晚清海军人才培养的摇篮。船政学堂的教学要求极高,以至于一半的学生都难以适应毕不了业。而刘步蟾在船政学堂的成绩非常好,后来他在欧洲留学。刘步蟾留英三年,学业猛进、出类拔萃,每试“成绩冠诸生”。英国海军中将斐利曼特对其有两句评语:“涉猎西学,功深伏案。”《清史稿》亦有评论称:“华人明海战术,步蟾为最先。”


穿着北洋海军1882式制服的刘步蟾

但是刘步蟾这个人是个非常有性格的人(邓世昌如是)。在船政学堂上学的时候,刘步蟾就曾带头煽动学生罢课来反抗洋教师的欺凌,闹到最后的结果是洋教师被解雇了。刘步蟾成为‘定远舰’管带后,其专业水平与英国舰长的水平不相上下。刘步蟾为北洋海军倾尽心血,甚至都敢和李鸿章叫板。好在李鸿章认为刘步蟾句句在理,也愿意助其成事。

但是在北洋海军中,李鸿章聘请了许多洋教习。其中一个叫泰莱的英国教习怂恿水师提督丁汝昌购买智利军舰,并由泰莱自己做总指挥。刘步蟾得知后坚决反对洋人把权,他到丁汝昌那里一搅合,此事就化为泡影。

当时北洋舰队的洋人总教习就要到期,泰莱一直期望能接替这个位置。至于谁接替教习,丁汝昌还在犹豫,前教习汉纳根也向丁汝昌推荐泰莱。谁知刘步蟾得知后又来找丁汝昌,一口咬定泰莱居心莫测,有阴谋夺权嫌疑。于是丁汝昌听了刘步蟾的话,拒绝泰莱接替总教习。由此,泰莱对刘步蟾是恨之入骨。

  
泰莱 

刘步蟾敢于坚持原则,这个性格是很容易得罪人的。李鸿章是自己人,说什么也是站在北洋海军中国人这边的,北洋大臣不会和小小舰长刘步蟾计较什么,更何况李鸿章本来就对洋人掌权很敏感。

但是英国人绝不会如此宽宏大量,泰莱参加了黄海海战和威海卫海战。1920年他回到英国并撰写了回忆录。然而在泰来的回忆录《在中国牵线》描述自己在北洋海军的经历时,丝毫不提定远舰的战功。而泰莱在描述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的时候,把他说成一个贪生怕死、故意挂错旗号、故意扰乱队形导致黄海海战失败的、极其负面的人物。

泰莱的回忆录出版后影响很大,而此时中国关于甲午海战的资料都很缺乏。于是翻译了该回忆录甲午海战部分在国内杂志发表。由于泰莱是战争亲历者,很多人对其叙述信以为真,所以刘步蟾就成了《甲午风云》中的猥琐形象。

  
《甲午风云》中刘步蟾被丁汝昌给打了 

改革开放后,历史学界思想空前解放。甲午战争史料不断丰富,刘步蟾的形象也开始得到纠正。他所在的定远舰几乎把日舰松岛号击沉,战争表现极为突出。泰莱《回忆录》中对刘步蟾的污蔑诽谤终于被视为子虚乌有。答主手中有发行于1990年的百科全书,在‘中华英杰’的条目下,刘步蟾赫然在列,紧随邓世昌之后。

  
定远号历史照片 

定远号铁甲舰是管带刘步蟾亲自在德国监造,一点点看着它从一块块金属板变成保家卫国的战舰。刘步蟾一生的心血尽在定远号,正如李鸿章一生心血尽在北洋水师。甲午海战战败后,为了定远舰不落入敌手,刘步蟾亲自下令炸毁如同亲生子般的爱舰。定远号是他一生事业的希冀,他却不得不亲自送她上路。

定远号沉没后,刘步蟾随心爱的战舰而去。

他本该和邓世昌一样流芳千古的。

可他至今的历史评价仍在邓世昌之下。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光绪皇帝写给邓世昌的挽联,也该有刘步蟾的一份荣光。

  
 三、北洋水师没有足够的炮弹,炮弹多被偷工减料填沙土

在电影《甲午风云》中,致远舰炮弹不足且有填充沙土现象,这成了关于北洋舰队的谣言中最著名的一个,多少年来经久不衰。该谣言之所以兴盛,主要是缘于平民百姓对炮舰构造缺乏认识。

填沙土的炮弹主要作用是让敌舰击穿后漏水,在晚清属于造价低廉但仍然很有效的炮弹。当然这种炮弹放到现在只能是演戏用,但是在清末确实合法上舰的。而真正填充火药的开花炮弹对于穷困潦倒的清政府来说是无力负担的,只能在每只船舰上放固定的数额。填沙土的实心弹可以多配备,这种炮弹击中船只下半身比较有效,但是打到桅杆一类甲板上目标,杀伤力自然大打折扣。

甲午海战中,日本的开花弹直到战争结束还剩1200多颗,北洋水师靠很少的开花弹和一堆实心沙土弹打到后来惨烈的状况,已经是个奇迹。

  
  
但这不代表北洋海军在炮弹问题上不存在严重的问题。 

黄海海战之后,时任直隶候补道的徐建寅曾经查验北洋水师的军备。他在公文中记载参加黄海大战的定远、镇远、靖远、来远、济远、广丙等七艘战舰的库存炮弹仅开花爆破弹一项多达3431枚。其中3071枚早已拨给了北洋海军。所谓海军军费被挪用导致没钱买炮弹根本不是史实。

  
然而黄海大战北洋舰队炮弹不足,又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邓世昌在炮弹打完用致远号撞击吉野号在是在这一时刻做出的壮举。这些被海军官兵望眼欲穿的炮弹全都堆在威海卫和旅顺的军港仓库里。大战在即,北洋水师出港前却连现有的炮弹都没带够。而这首当其冲的责任人就是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 
  
对于中日爆发海战,丁汝昌早有心理准备,并不存在仓促应战准备不足的情况。所以问题出在丁汝昌的顶头上司李鸿章身上。李鸿章觉得北洋海军打不过日本海军,但是只要船在,日本人就会有所忌惮,不会在海上肆意妄为,更不敢到天津大沽口去打北京。能不打尽量不打是李鸿章的指导思想,因此他指示丁汝昌舰船少带弹药以免日本人误会。而李鸿章对丁汝昌有知遇之恩,水师提督也是李鸿章提拔的。而且李鸿章还曾在光绪帝前力保他,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丁汝昌都没理由不对李鸿章的指令照办。 
  
 四、邓世昌是因为炮弹打光后开足马力想以致远号本身撞沉日本的吉野号,结果致远号被鱼雷击中,邓世昌在爆炸中以身殉国

这种说法在中国最早记录甲午海战的史书记叙中得到论证。然而甲午海战的鱼雷只能航行100到200米左右的距离,但是无论是中方的档案还是日方的档案,致远舰都没有接近过敌舰,并不在鱼雷有效的射程范围,所以致远舰根本不可能被日本的鱼雷击中。

而致远舰冲撞日舰的情况只出现在中方的档案资料里,日本战报提起致远舰都是轻描淡写,对致远舰撞击日舰只字未提。所以有人认为清政府当时需要舆论造英雄,反正邓世昌已经战死沙场,把他的殉国夸张一下振奋士气是有必要的。

  
然而直到2007年这个谜底才被揭开,日本的绝密档案——日军海军人员的一封写给法国军舰设计师白劳易的信被公开。而这封信就是描述船舰在甲午海战的战斗情况,为白劳易改良军舰设计提供参考之用。重要的是其中提到了致远舰沉没时的情况: 
  
至此中日双方均有可靠史料佐证致远舰确实在倾覆前仍在冲锋,船舰沉没是因为致远早已受伤,并没有什么鱼雷之说。 邓世昌不负生前身后名,是为民族英雄!

致远舰沉没的原因目前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致远舰被一枚日舰的大口径炮弹击中舷侧鱼雷舱,使存放在里面的“黑头”鱼雷(德国磷铜鱼雷)殉爆,导致致远舰沉没。第二种观点认为致远舰水线处被日军大口径炮弹击穿,锅炉被击中,导致锅炉爆炸使致远沉没。

  
 五、方伯谦之死

方伯谦因在甲午海战中怯战逃跑而遭到了后世排山倒海的非议。在电影《甲午风云》中,他被济远舰造反的官兵杀死。但是在历史上,方伯谦是因为黄海海战怯战被朝廷处斩了。

  
历史上的方伯谦是在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校留学的留学生,相对于刘步蟾、邓世昌等性格火烈的水师管带,他的性子比较柔和。管带们对陆军出身的丁汝昌当了水师提督颇有微词,但方伯谦对丁汝昌则比较恭顺,所以丁汝昌对方伯谦也比较宽和。 
  
方伯谦家有二妾,与甚少回家的铁血军人邓世昌相比正好是个反面典型。他是个没甚血性的胆小军人,但要他全权负责北洋水师的战败未免苛责太过。 

从民国开始,就有不少人为方伯谦喊冤,称所谓方伯谦自己砸坏大炮谎称是被敌舰击伤纯属与管带不睦的洋员造谣诽谤。方伯谦处斩电文下达次日,据《卢氏甲午前后杂记》记录,“济远”士卒闻之‘均奔麓伏尸而哭,声闻数里,见着无不泪下。’“卢当时是”广甲“舰管轮,可以说是目击者第一手资料,现存福建师大图书馆。这与《甲午风云》中展现方伯谦与济远舰官兵不和的情况可谓截然相反。

《海军大事记》代表了清末民初广大海军的意见,他们中许多人参加了甲午海战。这其中称军中人认为方伯谦被冤杀,实属被谗言陷害。

但现代史学界已经将刘步蟾翻案还其清白,方伯谦却没有这个待遇。这足以证明他确实不干净,但可能也存在部分指责与历史真相不符的情况。

  
 
 
 六、“济远号”水兵王国成改到“致远号”服役

王国成作为没有发炮资格的济远号二等水兵,不齿舰长方伯谦的行为而私下开炮是真实的。但他从来没有离开济远号改换门庭投靠邓世昌的致远号,而是一直在济远号服役到退伍。更不存在他随邓世昌战死的事情。

王国成因在甲午海战表现英勇而受到朝廷表彰,赏了不少银子。据传这比赏银被他赌博花掉了。王国成的这些作为虽不影响他是勇敢的军人,但是赌博行为注定不能登上台面。因此电影里完美了他的形象,让他随致远号“战死”。




雲绯【影评、剧评】文档总览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评论(3)
热度(11)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