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HP电影解析】从小格林德沃的凶残目光所挖出的脑洞!

【全文皆是挖脑洞!如果与官设撞车,纯属巧合!】

这两天GGAD圈讨论最多的莫过于我们的杰米和托比回归HP系列电影了,直到现在感觉都像做梦一样。但是从仅有的这两个镜头中,我们可挖掘的猛料就已经够多了。下面我就从个人角度聊聊杰米托比回归版GGAD以及德普裘花预告片部分透出的讯息(或者说值得挖脑洞的地方)。


FB版格林德沃与HP版格林德沃相比判若两人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原著中,格林德沃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一个从头到脚金光灿烂的美好少年。尤其是著名的“跳窗侠”片段中,木屑和金子在晃动的光圈中闪烁,状如蹲鸟的金发少年发出朗朗的笑声。他快乐狂放,有一种弗雷德和乔治式的、恶作剧成功的得意神态。然后他像大鸟一样从窗台上飞了出去。

我们认为他是这样:


但是电影里的格林德沃是这样的。这惊鸿一瞥确实惊艳了众生,只是没了那爽朗的笑声。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原著中描述了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的合影。格林德沃给人以快乐狂放、神采飞扬的感觉,金色的卷发垂到肩头。

电影里那张合影被粉丝们意淫了无数遍,但是我们仍然能够看出其与原著描述的巨大差异。


杰米版的小格林德沃已经是够妖艳、够英俊了,近乎符合大家对这位小魔王的想象了。但是他不多的几个镜头里,都没有笑容,眉眼间透露出一股难言的冷峻。原著中他和邓布利多是勾肩搭背搂在一起的,电影里这张两人却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这种神态和原著里放浪形骸的小魔王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我们再看新预告片里的小格林德沃:


大家觉得这是看恋人的眼神么?

在粉丝的理想中,小格皇看着我们的邓多多难道不应该是下面这种陶醉的目光么?是什么让小格皇的眼神变得如此凶残了?


可能性一:格林德沃流露出这种目光的时候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宿敌

不难想象在高锥客山谷的阳光下二人各种糜烂的时候,格林德沃在邓布利多面前的表现和原著描述的别无二致,肯定是嘻嘻哈哈呱呱叫的。但是在邓多多闭上眼睛陷入沉醉的时候,格皇看他的眼神立即大变!

我们是否还记得格林德沃的预言家属性?

对于邓多多来说,遇见格林德沃是一生最美丽的意外。

但对于格林德沃来说,这一切恐怕是他早就预谋好的。

邓布利多告诉哈利,格林德沃是因为想寻找死亡圣器的踪迹才来到高锥客山谷的。

但我们其实可以想到,除了死亡圣器,吸引格林德沃来此的恐怕还有预言直觉的牵引。

他到高锥客山谷之前是否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他是否知道那将是他一生最大的敌人?

也许格林德沃和伏地魔一样相信(或者好奇)关于自己宿敌的预言(或直觉),出于这种心理他一定要亲眼去看看这个未来的死对头。也许格林德沃最开始的打算和伏地魔一样,就是把宿敌直接杀死在萌芽里。

他可能对这种谋杀企图做了上千种计划,各种折磨人的办法都痛痛快快畅想了一遍,只是他万万没想到——

事情会是这样!


谁能想到拥有这样纯良小眼神的男生会是自己的克星呢?高锥客山谷本来即将成为杀戮之地,结果反倒成了格林德沃的温柔乡。

若干年后,另一个黑魔王来到这里想杀死预言中的宿敌,失手。

在FB电影中,格林德沃每次出场都是夜晚或阴沉沉的天气,他好像就没有在光天化日下出现过。可以说他一生中最明媚的阳光都集中在高锥客山谷那个夏天,除了那两个月,他就再也没有开心地大笑过。

在已知的神兽电影和预告片中,我们都没有看到格林德沃由衷地快乐过。他仅有的笑也是得意的冷笑和轻佻的媚笑,再也不见昔日金色大鸟热烈奔放的、弗雷德乔治式的朗朗笑声了。


他变了。


可能性二:格林德沃在邓布利多闭眼无防备的时候正在谋划杀死对方

这两日内立誓的流言已经传遍GGAD粉丝圈,我们都很容易想到GGAD双掌相对是在做赤胆忠心咒或者是牢不可破的誓言。从格林德沃的格局上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纳西莎和斯内普就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这两人立誓的前提是有贝拉特里克斯在旁边当见证人,斯内普必须向这二人保证自己会帮助马尔福杀死邓布利多,否则他就会付出死的代价。

当然,斯内普立誓的时候已经做好打破誓言的准备,因此布莱克姐妹提出立誓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不可捉摸。从斯内普的角度来说,这个时候他不能让伏地魔对自己起疑心,更不会为自己活命而杀邓布利多。所以这时候斯内普已经决定为邓布利多而死。


那么反观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对手掌的情况。为什么若干年后邓布利多拒绝亲自出马与格林德沃对抗?其实我们的邓多多也和所有的凡人一样——我不想死啊!

假设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真的立了违背就会死的牢不可破的誓言,我们就很容易理解邓多多为什么不肯面对格林德沃的心理了。

其一:邓布利多知道格林德沃捏着自己害怕知道的真相(即AD杀死阿里安娜的事实),他担心格林德沃会把自己的把柄曝光故而不愿与对方作对及见面。

其二:在高锥客山谷意乱情迷的时候,邓多多脑子一热和格林德沃做了牢不可破的誓言,发誓今生今世对他忠贞不贰(某种角度上讲多多确实做到了)。如果邓多多去登门对决等于背叛格林德沃,誓言被打破,邓多多必死无疑。这时候的邓多多并没有以自己的死来拯救世界的觉悟,干嘛要道德绑架呢?但是后来在里德尔的事情上,他确实以自己的死来拯救世界了。



那么,格林德沃的凶残目光又代表什么呢?

牢不可破的誓言很有可能是格林德沃提出的。他来高锥客山谷本来是想杀死宿敌,没想到见到对方后一种温柔的情感在魔王的心中开花了。但是邓多多对未来是毫不知情的,他对格林德沃真心实意,而后者无论怎样都会对他有所戒备和忌惮。

其实对格林德沃来说,在邓布利多毫不设防、对自己十分信任到完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不费吹灰之力一刀捅死对方岂不美哉?


所以邓多多闭眼的时候,格林德沃脑海里很可能闪过趁这个时候突然发难杀死对方的念头。只是那一刻过去了,他什么都没做。

格林德沃与伏地魔有着天壤之别,我想相对于伏地魔对预言宿敌的心惊胆战、要消灭其在萌芽中的态度,格林德沃更愿意看到对手的成长——那是真正高手渴望的东西。

看着宿敌从小树苗最后长成参天大树,最终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然后来个旷世PK一决攻受(划掉)雌雄,想想都让人激动。但如果在高锥客山谷趁人不备袭击毫不设防的邓多多,这种不光彩手段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格林德沃心灵的闪光之处。


可能性三:做牢不可破的誓言的时候格林德沃正在靠魔咒的力量控制宿敌

两人在做牢不可破的誓言的时候,格林德沃已经知道邓布利多在未来会是自己的敌人。出于某些温存的原因,他不愿意杀对方,反而想利用牢不可破誓言的魔咒力量控制邓多多将来的行动轨迹,避免其真的成为宿敌。

格林德沃露出凶残目光的时候,就是牢不可破的誓言在束缚对方心智的时候。

其实只要邓布利多不来与自己对抗,宿敌论就不攻自破了,预言也就落了空。此时的格林德沃至少还是相信邓布利多为了保命也不会和自己对抗,所以早年他提出了让邓布利多对自己立誓表忠心,让对方陷入魔咒的囹圄中从此缩手缩脚。

但是邓布利多并不可能一直做乌龟。


格林德沃发现邓布利多没有亲自出马,反而是通过纽特·斯卡曼德这个学生来给自己使绊子的时候感到了事情有点不妙。他意识到邓布利多没有真的置身事外,而是操纵傀儡与自己对着干,巧妙地躲避着牢不可破的誓言的约束。这可惹恼了脾气暴烈的格皇,于是他把雀斑打了一顿撒气。


我打你的狗,就是给你这狗主人看的!⚠️


相关链接:【HP电影解析】格林德沃灭口纽特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再就是格林德沃被捕后,他对雀斑说的话等于是对其身后的邓布利多的恫吓:“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


一个警告⚠️。

言外之意就是“你已经在越过雷池,一点点迈向死亡了!记住我们最后牢不可破的誓言,多多,你肯定不想和我同归于尽吧?”

你再出手干预,我们就一点点迈向(牢不可破的誓言所昭示的)死亡了!


所以我们所看到的格林德沃望着邓布利多的眼神,都是冷酷且充满威胁的逼视——

多多,你敢看着我的眼睛么?


预告片里还有一段被广为诟病的就是厄里斯魔镜前的邓多多左臂袖子是挽上去的,在高清蓝光预告片里我们能看到其手臂上有三道伤疤似的线,以及一个圈状痕迹(有人怀疑是字母G)。

以前早有怀疑邓布利多手臂上有“黑格标记”,现在看也有可能是牢不可破誓言留下的伤疤。(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纳西莎和斯内普立牢不可破誓言的时候就有伤疤)如果邓多多手臂上的烙印或伤痕是格林德沃要其立誓留下的,那么格皇本来就很渣的名声又要跌至谷底了。



至于最终的1945决战,经过超过五年的纠结,邓多多终于不能对这种情况坐视不理。他终于决定打破牢不可破的誓言去对抗自己的老情人。

“即使是我们当中最优秀的人,有时也只能说话不算话了。”

——摘自《哈利波特与密室》邓布利多语

“对抗敌人需要勇气,对抗朋友更需要勇气。”

——摘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邓布利多语

在此种条件下,邓布利多赢得1945决斗胜利的过程就显得更加迷雾重重。他是怎么从牢不可破的誓言中得以侥幸逃生的呢?

“千万别相信有那场传奇般的决斗,格林德沃只是从魔杖尖变出一块白手帕就偃旗息鼓了……肮脏的交易……”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丽塔·斯基特语


1945决斗中,格林德沃心里有愧,邓布利多心里有鬼,所以BE。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评论(49)
热度(245)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