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之白鸟外传大结局》第十九回 各奔东西(下)

不期而至的濛濛细雨笼罩着夜晚的伦敦,昏黄的街灯一盏又一盏亮了起来。迟归的行人用旅行袋遮住无挡无拦的脑袋四下躲雨,中古唱片店暗哑的音乐时而清晰时而被雨声掩盖。

时间已经过了晚餐的钟点,雨水荡涤了个把钟头前残留的污秽酒肉气息。唱片店外悬挂的画眉鸟被淋得垂头丧气,不时抖一抖湿透的羽毛。小囚徒被一根链条限制了自由,只能缩在杆子上注视着伦敦街头的人来人往。这时,一个又瘦又高的人影儿进入了画眉鸟的视线。

看身形和动作他是一个挺拔的年轻人,不过他的脸藏在满是雨水的尖兜帽下面。这个瘦削的影子在画眉鸟的下面停了下来,鬼鬼祟祟四下张望了一会儿,接着一闪身,钻进了唱片店旁边一个十分不起眼的肮脏酒吧里。

驰名不列颠的破釜酒吧内部可比外边看敞亮多了,但也没好到哪里去。这间肮脏的酒吧里点着大黄蜡烛,给年久的四墙和天花板都染上了羊皮纸古旧的颜色。丑陋女巫的浪笑声从满是焦疤的牌桌上传来,一群吞云吐雾的巫师在她旁边下巫师棋。吧台东边有几个海盗模样的巫师在大吵大闹,似乎在争夺一个卖唱的媚娃。穿着肮脏破围裙的女招待头发上插着魔杖,脸上涂脂抹粉,手里端着一个搪瓷大盆,里面全是烤得黑乎乎的岩皮饼。

戴兜帽的黑影儿悄无声息绕过一伙儿正在猜拳的侏儒,直接走到了吧台边上。

“给我来一杯轰耳。”兜帽下的声音很年轻,一绺暖金色的头发露了出来。

破釜酒吧现在的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男巫,满头纠结蓬乱的红发上盘着一个鸟窝。他叼着一个陶制烟斗,那副模样很容易让人想起麻瓜作家狄更斯笔下枯瘦如柴的犹太老头。

“海峡那头来的么?小子,这家店从我曾曾曾祖父传到我手里至今都没卖过那种东西。”

“有什么就给我来什么吧,热的。”

兜帽下又露出一个挺直的鼻梁和形状完美的下巴,酒吧老板翻了翻黄眼珠,然后把一个空陶杯重重地搁在顾客面前。只消一眨眼的功夫,陶杯里就装满了掺了水的蜂蜜酒。

这位戴兜帽的年轻旅人端着杯子坐到了角落里不起眼的小木桌边上,他慢慢地品着这异国他乡的饮料,蓝眼睛从兜帽下显露了出来,审视的目光不断扫过周围酩酊大醉的男男女女。

早在头天夜里,盖勒特·格林德沃所乘的麻瓜大船就已经停靠在英国海港城市布莱顿的鱼市卸货。小亡命徒实在是饿得受不了,就从藏身的棺材里钻出来,趁着夜色溜进了麻瓜集市。由于半夜集市已经散了,街上随处可见麻瓜摊贩扔掉不要的菜帮和有瑕疵的水果。盖勒特捡了几个看着还可以的苹果,一边啃一边搜罗能吃能用的东西。他在一家甜品店偷了足够多的糖果和巧克力,正打算跳窗溜走时发现了藏在冰桶里的柠檬雪宝。盖勒特以前还不曾品尝过这种甜食,一股热烈的冲动突然上身,于是他把整桶的柠檬雪宝都给拎走了。

小扒手好不容易查清了前往伦敦的路线,尽管到达时下起了雨,但他的心情不错。金色飞贼里储藏了足够他享用半个月的食物,在找到巴希达姑婆之前他再也不用和自己经常抗议的肚子闹矛盾了。这一路下来,他动用了几个小魔法,但都没有引起异常。盖勒特禁不住飘飘然起来,开始相信自己已经把追兵远远甩在了北欧。

在德姆斯特朗读《欧洲魔法史》的时候,盖勒特知道传说中的对角巷就在自己眼下这家下三滥酒吧的后堂。但是书里没说怎么进去,于是盖勒特打算点杯酒等着看哪位顾客前往对角巷,自己顺便就可以跟进去。他的金币已经花了不少,而那个据说可以当东西换钱的博金博克商店就在对角巷最深处的翻倒巷里。盖勒特想到了纳尔拉克送给自己的金烟盒,他想把这东西卖了换一笔前往高锥客山谷的旅费。

就在第三口蜂蜜酒下肚的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古怪直觉袭上了脑海。

这股直觉如此迅猛、如此强烈,以至于盖勒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开始咚咚地打鼓。他感到吃惊,因为一股澎湃的热血突然在血管里急速奔涌——

那是巨大的狂喜混杂着空前的极度危险正在逼近。

盖勒特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他敏感地察觉到埋在自己领子下那条死亡圣器的项链坠子紧贴在胸口微微发热,甚至连脊梁骨都渗出冷汗来。盖勒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在多年的魔法生涯的历练中,他发现自己的直觉总是准确地惊人。但这种奇妙感受并非自己第一次察觉到,他甚至记得自己上次有这种相似的第六感时还要追溯到德姆斯特朗接待霍格沃茨学生代表团的那年。只不过这一次更加凶猛、更加强烈,更加令他心惊肉颤。

如果此刻自己面前出现一个吉卜赛神婆,恐怕她会伸出自己叮当作响、颤巍巍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脸说——

年轻人,恐怕你会遇到巨大的危险!

盖勒特警觉的目光透过金色的睫毛朝左边望了望,果然发现不远处一张松木桌子旁边有一个穿着长风衣的古怪男人。那人手里张开宽大的《预言家日报》遮住了自己的上半身,只有黑色的帽顶露了出来。此人似乎对报纸全神贯注,完全没发现报纸拿的是反的。兜帽少年又朝自己右边看了看,窗台那里倚着一个同样穿着长风衣的男人,也是把脸藏在一份报纸的下面。

盖勒特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因为他已经注意到这两个男人正慢慢悄无声息地移动着,似乎是要合围包抄过来。盖勒特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不动声色地将手探进衣袋……

“我们得抓紧时间,这场雨会让咿啦猫头鹰商场都提前打烊的,我可不想买被雨淋过的猫头鹰食。”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盖勒特身边冒出来,两个穿着一模一样绿色袍子的老女巫佝偻着身体往破釜酒吧的后堂走去。盖勒特赶紧就势站起身跟在老太婆后面,当她们的魔杖敲开通往对角巷的砖头时,他往后瞥了一眼,那两个古怪的男人都不见了。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对角巷的许多店铺都已经打烊,剩下的也正在忙活拉上黑色遮布。尽管夜空已经开始爬满星星,但是通往翻倒巷的狭窄小路却是泥泞不堪,依旧是黑漆漆的。盖勒特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巷子里每走一步都能意识到空气中陈腐的味道在变浓。从小路分叉出去更多的小道和院落,一簇簇拥挤在一起的黑洞洞的店铺沉默不语。盖勒特看见一些来自猎头族的枯萎人头在一些肮脏的橱窗上挂着,那些玻璃的下面积着湿漉漉的黑泥。

终于,他看见了找寻已久的博金博克商店。

和传说中的一样,博金博克店是一家静悄悄、黑乎乎的老古玩店。盖勒特不得不点亮自己的魔杖,他像提着一盏灯一般缓缓走了进去。店里四下无人,各种古旧而珍奇的黑魔法制品蜷伏在这家老字号商铺的零星角落里,躲避着带有恐惧和怀疑的大众目光。盖勒特的魔杖光亮照过一套套宛如戎装鬼魅的盔甲、一只干枯的光荣之手(看上去像是从哪个偿还不起赌债的赌徒胳膊上截下来的)以及放在一个满是尘土的盒子里的蛋白石项链。盖勒特推测博金博克店的主人一定是个寻宝人,他从古老的教堂和坟墓里蹑手蹑脚搜寻了这些东西……

翻倒巷离高锥客山谷已经不是很远了。以这个地方古老的历史来看,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珍贵的隐形斗篷流落到这家老古玩店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正当贼头贼脑的金发小子打算好好搜寻一下的时候,突然一道闪光划过窗外。

盖勒特赶紧熄灭魔杖,那种令他心惊肉跳的感觉又回来了:如同一大杯混杂着福灵剂的封喉毒药从他的喉管开始燃烧,紧接着点燃他湿润的肠肺!混杂着狂喜的危险直觉让盖勒特左顾右盼,接着他看见角落里一个足有人高的黑色铁处女棺材形状的大柜子,于是他赶紧闪身钻了进去。金发小子刚一藏好,店铺的门就开了。两个长长的高大身影被蓝白色的魔杖光亮拉得老长,刚才在破釜酒吧里读报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进了屋。

“出来吧,小朋友。”

冷酷的声音由远而近,接着盖勒特才反应过来对方用的是自己的母语德语。顿时,就像有一大块冰从刚才被直觉烫过的喉管滑了下来,直接掉进了盖勒特的胃腔。

怎么会……他们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谁出卖了我的行踪?

盖勒特还没发现自己已经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在黑暗中步步后退,但他始终没有碰到柜子的底板。其实他本该注意到这种不太正常的状况,只不过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被眼前渐渐消失的亮光抓住了——那两人已经站到了自己藏身的大柜子外面。

就在柜门被猛拉开的瞬间,连环的恶咒已经从银椴木魔杖中打着红蓝相间的旋儿飞了出去。但是令盖勒特吃惊的是门外的人早有防备,显然他们对猎物的这一招了如指掌。不用说这二人有着傲罗的身手!

只听“当”地一声,金发小子的后脑勺重重撞在柜子的底板上。至于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摸到,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盖勒特的腿被魔咒绞住,这使得他在绊倒后又被横着拖出柜子,直接丢在了满是泥垢的地板上。

盖勒特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接着他看见一根魔杖戳中了自己的脸。

“小子,报上名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说。

“本杰明·巴克①。”盖勒特回答道,这是他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的、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的名字。此时的他脑袋里已经是嗡嗡作响,那股危险的直觉更加强烈了。

一道极为炫目的光芒突然照亮了他的脸。盖勒特听见抓住他的那两人发出翻动报纸的哗啦声,他们似乎是在魔杖光球下仔细审视着这张脸并与报纸上的什么图片相对照。于是金发小子不由自主别过脸,躲避那刺得他睁不开眼的光芒。

“本杰明,你和通缉令上的照片长得很像啊。”一个声音嘲讽地说。“不过你自己大概都没想到,有人愿意花一口袋金子买你的活口,而那抠门的魔法部刑侦司只悬赏了五十加隆。”

“我给你们一口袋金子,让我走吧。”盖勒特小心翼翼地说,他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如果闹到整个对角巷的巫师都被吵起来包围他,那自己想脱身就更困难了。

“我看你不像拿得起这么多钱的样子。”另一个声音说,与此同时盖勒特的衣服口袋都被翻了出来,果然是身无分文。“哼,穷得连女叫花子都不会要你……等等,这是什么?”

那条金色的死亡圣器链子被魔杖挑了出来。

“想不到通缉犯身上也能找到值钱的东西,本杰明,我们可就笑纳了。”

突然,那根挑起挂链的魔杖被金发小子的手猛地抓住并转了个方向。只听砰地一声响,魔杖的主人被走火的魔咒击中了脸。说时迟那时快,盖勒特在魔咒闪光的间隙给另一个人来了个猝不及防的扫堂腿。这两个人高马大的猎手不约而同地摔倒在地。

“Avada——”

银椴木魔杖的杖尖已经迸出隐隐的绿色光芒,但就在这时那股直觉突然间越发强烈起来。就像有一大股滚开的魔药突突撞着心房,催促着盖勒特赶紧离开。

这个黑暗的巷子,有东西进来了!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杀戮咒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瞥了一眼像两只七歪八斜的蜘蛛卷在一起的追捕者,心下一横,扭头就往门口逃去。他没有时间可浪费了!

嘭!

放枪似的一声爆响,盖勒特从眼角瞥见了一团猩红色的血雾弥散开来。他死命挣扎着想扑腾一下,但是光影在他眼前闪闪烁烁,一股蚀烂入骨的疼痛贯穿眼前的一切,狠狠地插进了盖勒特的意识里。

他踉跄了两步后摔倒了。

“啊啊啊啊啊啊!”

盖勒特身边的地面上已经满是触目惊心的扭曲血道,见证了鲜血的主人是在怎样不可言状的痛苦中挣扎过。死亡的凉意袭上了脑海,盖勒特鼓足勇气往自己的下半身瞥了一眼。他以为自己会看见什么?是不是自己的腿已经被炸断了?

他的腿还在,只不过其中一条被毒咒打穿了。透过那血肉模糊的窟窿,盖勒特简直能看到地板。刹那间,自己在德姆斯特朗一枪打爆死对头脑袋的凶残景象又浮上脑海。几秒钟之内,他的衣服都被惊恐的冷汗浸透了。

在这彻骨的疼痛中,盖勒特瞥见那两个追捕者已经起身了,其中一个的魔杖尖还在冒着硝烟。一阵对被捕和死亡的恐惧袭上心头,这一刻盖勒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伤口有多疼,心里只剩下逃跑的念头。哗啦一声,刚才藏身的大黑柜子突然倒了下来,就像有看不见的魔鬼之手牵引一般。一阵烟尘,两个追捕者的视线全都被挡住。

就是现在!

盖勒特使出自己身体剩下的所有力量,猛地从地上跃起。

哐啷啷!哗啦啦!

他蜷缩成一枚小炮弹狠狠撞在博金博克店的窗玻璃上,那玻璃如突然引爆了般支离破碎。盖勒特摔在满是玻璃碴的街道上,伤口疼得他几乎晕厥。这场折腾下,魔杖还奇迹似的握在手里。他知道自己不能躺在这里等死,越来越强烈的直觉告诉他那巨大的危险已经近在咫尺。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呼之欲裂,每一处感官都叫嚣着要逃离这个暗无天日的阴森地方。

尽管已经虚弱地说不出话,盖勒特还是吃力地站了起来。如同有奇迹降临一般,他拖着一条伤腿,竟然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跑了起来。但是每跑一步都感到地面在塌陷,他只能反复提醒自己千万别在这里晕倒。盖勒特听见追赶的声音由远而近,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怖的绝望。

直觉告诉他,死神近在眼前!

盖勒特即将转过翻倒巷与对角巷交界的拐弯处,他在自己狂乱的心跳间隙听见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收住脚步(按他的伤势看也是不可能的),就已经和死神拥抱在了一起。

“哎呦!”

等盖勒特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把那个在拐弯处不期而遇的倒霉蛋撞倒在地。一片昏暗中,他只看见一双亮晶晶的漂亮蓝眼睛满是惊愕与惶恐。盖勒特赶紧伸手捂住对方的嘴,免得这家伙叫嚷起来暴露自己的位置。

但是就在盖勒特的手触碰到这个红头发少年的皮肤时,某种新鲜的活力和温柔的意识便悄悄流过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那几乎引爆他灵魂的危险直觉在触碰到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瞬间就星流云散、消失在迷蒙的夜色中。

梅林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只等着傀儡娃娃自己跳进预设的轨道。


————

①作者注:本杰明·巴克是中年版格林德沃饰演者约翰尼·德普在他的著名惊悚音乐剧《理发师陶德》中所饰演的恶魔理发师的真名。


《白鸟外传》完结。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四部《殇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2)
热度(33)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