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影评】被上帝抛弃的圣徒——米拉·乔沃维奇版《圣女贞德》(1999)

我之所以喜欢米拉版即吕克·贝松版《圣女贞德》,是因为它正好对我这种唯物论历史爱好者的口味。而在此之前各个版本的《圣女贞德》电影无不把贞德神化或者过于女性化,比如英格丽·鲍曼版完全不像是贞德而像是圣母玛丽亚。

米拉·乔沃维奇的圣女贞德并不是十分符合大众对历史上这位传奇女性的美好想象。米拉长得非常犀利,缺乏女性温柔美。但是对于圣女贞德这个特定的历史形象,她无疑是非常合适的。

相对于米拉·乔沃维奇版贞德,莉莉·博索斯基版贞德恐怕在外形上更有浪漫色彩。但是那种形象只存在于舞台或油画中,真正处在百年战争中与粗鲁的男性士兵摸爬滚打的女孩绝不会那样娇柔如花的。 米拉·乔沃维奇的《圣女贞德》 莉莉·博索斯基的《圣女贞德》 

在《圣女贞德》的电影中,米拉版算得上是最唯物也是最贴近现实的一版。影片大大淡化了宗教在客观现实中的影响力,并在每一处细节真实展现贞德留下的传奇事迹并添加唯物主义无神论的色彩。个人觉得,这一版《圣女贞德》之所以惊世骇俗并引起了强烈抵制,主要是因为它削除了五百年来笼罩在贞德这个极度光辉的历史人物身上的神性,把她还原为类似于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不能接受这一点的恐怕还是对贞德极其崇拜的法国人吧。

相对于被无数剧作家捧起来的女圣徒,我们更应该接受让娜·达尔克同样具有人性弱点的事实。

因为真正的英雄正是来自平凡的民间、来自你我的身边。 在影片开始没多久,贞德的村庄就被英国人袭击燃起大火(历史真实事件)。闯进门来的英国兵遭到了贞德姐姐持剑反抗,于是就有了那句非常著名的“法国男人真是孬种,居然让女人去打仗”。 

其实这句话就是当时英国人嘲讽法国人依靠“阿马尼亚克妓女”(英国人对贞德的蔑称)打仗时常说的话。贞德姐姐的话呼应了法国人数百年来对贞德以女性身份勇赴国难的壮举的评价——上帝的意愿!

查理七世的岳母约兰德(Yolande of Aragon)在影片中化身成一个身处在浓烈宗教色彩时代的唯物者(至少感觉上她非常像唯物者),她远没有其他人如教会的人那样崇拜上帝或神明,似乎在这个女人的心中,摆脱神学桎梏的思想解放时代提前几百年来到了。

约兰德懂得在法国一败再败的情况下,国主和教会的威信已经岌岌可危,这个时候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理念就提上日程。约兰德支持查理见贞德这个文盲村姑不是因为她相信贞德真是上帝派来拯救法国的,而是她知道人民相信。这个时候,哪怕人民相信一只癞蛤蟆能拯救法国,约兰德也会把癞蛤蟆打扮成救世主。 吕克·贝松正是通过约兰德传达唯物思想。 

约兰德不信贞德的神话,但她却需要别人相信。这也是查理七世集团共同面临的问题,贞德的神话只要民众相信、能调动士气,那么对他们就是有利的。约兰德作为统治阶层,就不能像老百姓那样盲信上帝的力量,但却必须利用百姓的心之所向。 
历史上出名的预言,基本都是马后炮。事情发生之前,我从没听说过什么预言。

而历史上的贞德根本谈不上拯救了法兰西,她死后百年战争又打了二十年。贞德之所以伟大,是源于她唤起法国人强烈的民族魂爱国心,这恐怕是贞德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贞德通过了处女检查,约兰德大喜过望。在当时的宗教中,处女是不会被魔鬼蛊惑的,贞德就只能是上帝派来的人,这对提高军队的士气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从约兰德的戏中表现看,吕克·贝松版《圣女贞德》的唯物色彩已经是非常强了。 约兰德还有一处展现出其唯物思想的地方就是贞德解放了奥尔良后,宫廷筹备查理七世的加冕礼时,瓶子里专门用于加冕的圣油因年久挥发了。主教和其他宗教人士都难以解释圣油为什么不见了,也不知道从天堂来的圣油没有了之后他们该如何找上帝求助。 

在这些人眼里,圣油是上帝的东西,民间是不会制造的。既然上帝的礼物不见了,那加冕礼该如何举行呢?这个时候,威武霸气的约兰德扮演了上帝,她把民间油倒进圣油瓶子的“壮举”把教皇都吓到了。约兰德内心(或许是导演)对宗教神学的蔑视也可见一斑了。



约兰德现场表演了“天堂白鸽把上帝的神油倒进加冕用的瓶子”这个奇迹,给岳母大大点个赞。 
 奇迹,是整个圣女贞德神话中最常用的词。

它甚至出现吕克·贝松版《圣女贞德》的片头,片中也屡次提及。

约兰德在告诉所有人,所谓的奇迹都是人类自身的努力造就的——这等于在告诉我们,贞德是靠自身的魅力创下了功业。 



贞德的铁杆追随者们的内心深处,也未必相信贞德神话。这还原了部分历史,也展现了吕克·贝松削除贞德神性的一面。 

但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影片的最后,也是吕克·贝松版《圣女贞德》最受争议、最胆大妄为的展现。

在此之前,圣女贞德的牺牲无论是在影视作品、纪录片还是文学作品中都升华为殉教者,贞德之所以成为圣女,是因为她宁死也不愿背弃上帝,为自己的信仰和祖国而死。

即便全世界都不相信贞德的神话,但我们至少知道,贞德自己是相信的。

但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吕克·贝松版的《圣女贞德》最后——

 贞德在内心深处否定了那些她自幼听到的、来自“她的上帝”的声音。

这真是最为颠覆的改编。 


这等于告诉我们,贞德内心深处知道自己看到的圣天使以及指示她拯救法兰西的景象和声音都是自己大脑皮层潜意识所暗示的,是她自己想看到的。 
 她知道自己是个妄想家,原来一切都是幻觉。

看到这里,即便是一贯否定贞德神迹、要把她打回疯狂赌徒原型的人(比如答主本人),都哑口无言。我们以为至少贞德自己是相信那些来自她的上帝的声音,可事实或许根本不是那样。

这个时候,那个被封圣的女神变回了也食人间烟火的村姑。

 她被“她的上帝”抛弃了。

这恐怕就是圣女贞德故事最残忍的地方。贞德让查理七世登上王位,但是她的国王抛弃了她。即便她改变了历史,制造了百年战争的转折点,但一个没有读过书、仅仅是有点军事训练的十九岁村姑(就算她真是军事家的话)是不会懂得政治和外交的,脱离战场就没有贞德的用武之地,她会很快退出历史舞台。

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是永恒不变的。

吕克·贝松的《圣女贞德》彻底打碎了贞德最后也是最神圣的一道光环,没有宗教信仰保护的法国传奇女统帅贞德只能和凡人一样在火中崩溃。  

贞德的封圣,在影片中仅仅是字幕一笔带过。她于1920年5月16日由教皇本笃十五世封为殉教圣女并圣师,她的纪念节日被定在5月30日。 

如果影片这时候放一些现今贞德在奥尔良的塑像之类的恐怕会让观众感受更欣慰些,但是没有。那是因为——

 后世的圣女光环对当时的贞德本人毫无意义,仅仅是人们出于对民族英雄的崇敬和纪念。大火燃起的时候,贞德的肉身和信仰都灰飞烟灭。上帝没有来。

很多名家歌颂贞德,其中就包括欧洲思想解放浪潮中的杰出人物伏尔泰。他抨击天主教会的野蛮与黑暗,把教皇比作是“两只脚的禽兽”,却把天主教圣女贞德当作英雄。

欧洲思想启蒙运动批判宗教神学的谬误,宣扬理性,提倡人道主义和唯物主义,宣扬主权在民。

而圣女贞德之所以被天主教徒以外的人铭记,就是因为她根本不是上帝派来拯救法国的。贞德来自民间,她的英雄口号来自她的内心、来自普普通通的法国民众内心最深处的呐喊。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评论
热度(44)
  1. Katherina雲绯 转载了此文字
    她所看到的不是神迹,而是她自己所愿意看到的妄想。实在太真实了。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