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一回 活点地图奇遇记

公元一九七六年的复活节假期是霍格沃茨学生和霍格莫德村村民翘首期盼的大日子,他们早就为此兴奋议论了好几个星期。中世纪的传奇巫师、毕业于赫夫帕夫学院的伍德克夫特的汉吉斯①在这一年的复活节迎来他九百八十五岁诞辰,同时又有七家新店铺在霍格莫德村隆重开张,这些都给了一向喜好热闹的霍格莫德村民好好庆祝一番的借口。

霍格沃茨繁重的课业压力让这些神头鬼脑的学生巴不得有一个好好放纵的机会。复活节前最后一个星期,整个城堡到处都在流传这样一个消息:汉吉斯诞辰庆祝会上将举行百年不遇的盛大焰火表演!

上课的时候就有学生议论此事,课间的走廊、盥洗室也有学生议论。很多谣言有板有眼,比如北塔八楼的画像卡多根爵士逢人就说三把扫帚酒吧的供货商早已在地窖里堆满了庆祝用的蜂蜜威士忌和妖精做的烛花,甚至还有古怪姐妹及骷髅舞蹈团到现场助兴。这些传言让学生们心猿意马,在课堂上都很难集中精神。

由于这次焰火表演相当难得,校董事会特意允许低年级学生在各学院教师的监督下参加晚会。至于高年级的学生也得到特许,只要午夜前回到城堡就不会被罚。

人人都对即将到来的晚会兴奋不已,但是对格兰芬多学院的风云人物詹姆斯·波特来说并非如此。就在举行晚会的当天上午,他在麦格教授的变形课上惹了大乱子。上这节课的是格兰芬多学院五年级学生,他们即将面临夏季的O.W.L.s考试。课堂上他们被要求将每人桌上那只活的虎皮鹦鹉变成正在孵蛋的珍珠鸡,学生们在麦格教授严厉的逼视下紧张地作法。正在和霍格沃茨另一位传奇式人物西里斯·布莱克挤在一块儿咬耳朵的詹姆斯·波特不知是想提前庆祝汉吉斯的诞辰还是想吸引某位红头发女生的注意,竟然将一只费力拔博士冲天炮塞进了属于他的那只虎皮鹦鹉嘴里。其结果是显而易见,不断口吐烟火的鹦鹉乱飞乱撞,很快教室里就鸡飞蛋打了。麦格教授为此气得不得了,当即下令关了波特同学的禁闭,取消他当晚去霍格莫德村观看晚会的资格。

不能参加晚会未免让这个爱出风头的魁地奇球星有些垂头丧气,尽管他得到了好朋友莱姆斯·卢平一再的保证会给他带回许多好吃的。但是西里斯·布莱克的建议永远是最让詹姆斯心动的:他半真半假地怂恿詹姆斯在禁闭结束后披着隐形斗篷、从独眼女巫通往霍格莫德村的地道里溜到晚会现场。

禁闭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詹姆斯离开麦格教授的办公室时步履轻快,他只是被罚写句子。如果有什么事情弥补了未能参加霍格莫德村晚会的遗憾,莫过于刚才戴着睡帽的麦格教授暗示自己——她将来可能会向校长推荐他做霍格沃茨的男生会主席。

隐形斗篷就藏在袍子的下面,詹姆斯信心十足地朝独眼女巫所在的走廊而去。他知道尽管麦格教授总是责备自己淘气,但这位可敬的院长内心深处也埋藏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顽皮。詹姆斯·波特是霍格沃茨魁地奇球场上的王牌巨星,曾率领格兰芬多球队一连夺得好几年的魁地奇奖杯,打败过死对头斯莱特林魁地奇队多次。这一切都让同样痴迷于魁地奇赛的麦格教授振奋不已。再加上詹姆斯有着极为罕见的高超变形天赋,屡屡斩获霍格沃茨校园变形比赛的大奖,这都让麦格教授心花怒放。就在这学年初,詹姆斯确信麦格在评选新级长的时候向邓布利多教授推荐了自己,但是她的建议被驳回了,循规蹈矩的模范学生莱姆斯·卢平戴上了那银色的徽章。对此詹姆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校长是想让温顺的“狼宝宝”约束一下自己和西里斯,可是校长绝不会想到莱姆斯对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姑息纵容到何种地步,每次劝阻他俩不要调皮捣蛋都以惨败而告终。光凭莱姆斯带着三个非法练成阿尼玛格斯的同学在月圆之夜到处游荡,他就得自动请辞级长的职务。

正当未来的男生会主席内心正在为自己的聪明和魅力暗暗得意时,他已经拐上了独眼女巫雕像所在的走廊。霍格沃茨空空荡荡的,教师和学生们都没有从热闹的霍格莫德赶回来。但是他突然停住,这条走廊的尽头,也就是独眼女巫雕像的旁边,赫然站立着一个瘦长的人影。

那是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穿着一件修身的曳地黑长袍。月光下反衬出袍子上银线绣的暗纹,领口则是辛辣潮湿的绿色。他也看见了不期而遇的男学生,于是略略移动了一步,刚才所占的空气则留下了一抹绿迹,如同层层叠进的幽灵。

“过来,孩子。”那人沙哑却浑厚的嗓音由远而至,语调虽平和,但是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

詹姆斯挺起身向对方走去,同时小心用袖子把腹部藏着隐形斗篷的隆起地方挡住。他终于挨近了那个陌生的男人,对方衣领上刺眼的绿调几乎要让原本就近视的詹姆斯患上色盲症。离得如此之近,他才看清对方胸口处用银线绣着大大的字母“W”,看来来访者是魔法部威森加摩的成员。

霍格沃茨经常有魔法部的政客来访,通常这类人只有一个目的:找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讨主意。果然,这个男人开口了:“你们的校长……邓布利多,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么?我没在霍格莫德的焰火晚会上见到他。”

詹姆斯十分熟稔地施颔首礼,但心底下已经为这位不速之客耽误了自己的时间而暗暗焦急。

“邓布利多教授的办公室前两日出了点小事故,他现在应该还在校医院,先生。”

这个瘦高的男人端详着男孩的脸,他的表情慢慢不可捉摸起来。詹姆斯不禁也抬起头,勇敢地迎上对方探究的目光。他心里隐隐怀疑此人是不是觉得自己在撒谎,接着他意识到眼前这位年纪可不轻了,好像和邓布利多差不太多。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这男人突然生硬地问。

“波特,先生。”詹姆斯回答。这个答案似乎触动了对方,那人更加专注了。

高锥客山谷的波特?”不速之客轻声问。

“是的,先生。”詹姆斯垂下了榛色的眼睛,对方钻子似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舒服。

“弗利蒙·波特是你的——”

“他是我父亲。”

这个陌生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詹姆斯看了一会儿,他似乎在迅速考虑着什么。接着,他的唇角裂出了近乎狰狞的微笑。然后,他竟然单膝跪了下来,双手握住了这个十五岁男孩的手。

“我有幸使用过你父亲发明的润发魔药,他让我的头发恢复了昔日夺目的光彩——”

詹姆斯朝男人夹着银丝的长黑发瞥了一眼。那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根辫子,发梢近乎褐色,相当的硬,如同生冷的钢丝。

“——来尝尝我原打算送给你们校长的糖果吧。”

这男人轻轻往自己的掌心里吹了口气,一个精致无比的雕花方形木盒子就凭空冒了出来。他揭开盖子,发现盒子里是用白米纸垫着的各式各样自己从未见过的点心和水晶软糖。

“呃……这是焰火晚会上卖的糖果么?”詹姆斯暗暗咽了下口水,对方微微一笑。

“这比蜂蜜公爵卖的那种平庸而卑贱的小甜品好吃多了。”

詹姆斯还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这个年龄的男孩对各种美食的抵抗力都是相当低的。于是他恭敬不如从命,从盒子里拣了一块翠绿色的水晶软糖,那颜色让他联想起某个漂亮姑娘的眼睛。接着他把糖放进了嘴里。

突然,詹姆斯的脸色变了。他只感到一股火烧火燎的巨浪卷过全身!天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他肺腑中的欲望轰然而起,水晶软糖还没来得及融化就被他完全吞下了肚。那糖果比蜂蜜公爵的冰耗子还要冰冰凉,眨眼间就把他浑身上下的热气吸了进去,身体都变得轻飘飘冷飕飕的。詹姆斯看见那近在咫尺的男人两只棕灰色眼球突然向完全不同的方向疯狂旋转,而自己则一动不动地直直地站在那里,细细地回味了很久。这种感觉飘忽而愉快,脑海里所有的思想都停止了运转,只剩下透过稀薄雾气、带着些许回音的男声在回响。

“霍格沃茨的预言课教师快要退休了是么?”

“是的,诺查丹玛斯②教授的画像要送到魔法博物馆维修并珍藏。他在霍格沃茨待不了多久了。”

“邓布利多选定继任的占卜教师人选了么?”

“还没有,先生。每年都要更换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已经够让邓布利多教授劳神了。不过就我所知,校长有取消预言课的意图。”

“你既然是住在高锥客山谷的……那么和《魔法史》的作者巴沙特女士算邻居了?”

“是的,巴沙特女士和我祖辈都是世代相邻,最近她还送给我母亲一只她养的小猫。”

“你是弗利蒙的儿子……独子?”

“是的,先生。”

“那么等你父母故去后,你就是波特家唯一的财产继承人了?”

“嗯……我想是的。”

这个黑头发的男人又仔细看了詹姆斯一会儿,接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谢谢,波特先生。”

他打了个响指,随即飘然而去。詹姆斯在原地愣愣地站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如同刚从媚娃魅惑的魔法中摆脱出来。他低头看了看,发现刚才的男人把那盒子糖果落下了。詹姆斯赶紧跑到楼梯处,但是在霍格沃茨迷幻的纵横楼梯中,那个不速之客早已不见踪影,如同不曾存在过一般。

詹姆斯没有按照原计划通过独眼女巫的雕像,他独自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正当他想用魔杖点亮宿舍的火烛时,却意外地发现自己那根忠诚的桃花心木魔杖找不到了。自打十一岁的时候从奥利凡德魔杖专卖店得到这根善于变形的魔杖后,它还从未离过主人的身边。丢失魔杖可不是小事情,詹姆斯赶紧在袍子的褶层里、衣袋里还有书包里到处搜寻一遍,甚至连床底下、被单里,所有的抽屉和地板缝里都没放过。

足足翻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但他的魔杖确实是完全找不到了。

詹姆斯开始怀疑魔杖是不是落在禁闭教室里了,或者这样微薄的物品遗落在通往独眼女巫的走廊里了。就在这时,宿舍的门开了。

“这里怎么这么暗?”那是级长莱姆斯·卢平的声音,他一进来就用魔杖点亮了所有的火烛,光晕映亮了墙上金红色的挂毯和数张魁地奇海报。

“我累死了。”彼得·佩迪鲁疲惫的声音响起,小个头的他一头倒进自己的枕头,两秒钟后就打起了呼噜。

“尖头叉子,你为什么没去霍格莫德村?”身材最为高挑颀长的西里斯·布莱克最后一个跨进门来,他几乎是头顶着门框。“害得我们在三把扫帚一顿好等!”

“活点地图呢?现在在谁的手里?”詹姆斯突然问,他的语调有些古怪。

“在这儿。”莱姆斯从枕头底下掏出地图搁到詹姆斯的床头柜上,“我们要是带在身上就好了,这样还能知道你是不是还在麦格教授的办公室里……哇,这些糖果是哪儿来的?”

“呃……有人送给我的。”詹姆斯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他听见两个朋友都疲惫不堪地倒进床铺,然后借着烛光把古旧的羊皮纸展开。依靠活点地图找遗失的魔杖似乎有点蠢,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发现什么线索呢?

数百个小脚印在地图上静止着,晚归的学生们大多进入了梦乡。独眼女巫所在的走廊空无一人;皮皮鬼在魔咒课教室搞着破坏;人见人恨的宿管费尔奇先生和他的瘦猫洛丽丝夫人在奖品陈列室附近巡逻;莉莉·伊万斯在她的女生宿舍来回踱着步……

一看到这个令人倍感温柔的名字,詹姆斯的脸上就浮起一抹少见的红绯。他开始想象着这个披着一头火焰色头发的漂亮姑娘穿着薄纱蕾丝睡衣,以及衣衫下光彩照人的皮肤——

但是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溜过的一个名字让正在想入非非的少年一下子回到现实中,西弗勒斯·斯内普总是在詹姆斯·波特沉浸在云雨幻想的瞬间鬼鬼祟祟地出现,搞得这位痴情的找球手如同喝汤时啃到了生姜,所有的兴致荡然无存。

詹姆斯翻过了地图的一页,他朝校医院的位置望了过去。邓布利多教授早已不在那里,校长办公室除了凤凰福克斯之外没有别人。这么晚了,校长跑到哪里去了?

詹姆斯想起了自己在走廊里遇到的那个威森加摩官员,他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大概是《预言家日报》吧。或许邓布利多正在某个秘密房间和此人商谈什么魔法部的事项。不过那是校董事会的事情,詹姆斯并不操心,他现在要查看自己溜出格兰芬多塔是否安全,桃花心木魔杖或许就落在从独眼女巫雕像到公共休息室的半路上。

他又翻了一页羊皮纸,平斯夫人已经在她的办公室后房睡下了。霍格沃茨幽深的图书馆只有差点没头的尼克晃晃悠悠地滑过门口,而在禁书区终于又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名字:阿不思·邓布利多。

这都半夜了还不睡觉,即便是校长也未免过于用功了吧?詹姆斯皱了皱眉头,接着他看见一串脚印正飞快地朝邓布利多的方向走来,而那脚印上方的名字让他狠狠地大吃一惊!

盖勒特·格林德沃


————

①作者注:汉吉斯在中世纪时出生于格洛斯特郡的伍德克夫特。他在年满11岁后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并被分入赫夫帕夫学院。人们传统上认为汉吉斯是霍格莫德的建立者,他被麻瓜赶到了这里。根据民间传说,三把扫帚酒吧曾经是汉吉斯的住所。汉吉斯逝世后,为了纪念他建立了霍格莫德,他登上了巧克力蛙画片。

②作者注:诺查丹玛斯是历史上的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精通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留下以四行体诗写成的预言集《百诗集》。有研究者从这些短诗中“看到”对不少历史事件(如法国大革命、希特勒之崛起)及重要发明(如飞机、原子弹)的预言。


上一回:

下一回:【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二回 城堡里的密探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四部《殇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13)
热度(39)
  1. 昭然若堂雲绯 转载了此文字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