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二回 城堡里的密探

在一九七六年的复活节假期,伦敦的对角巷暂时歇业,因为所有的店老板和商贩都在节前最后一天乘坐霍格沃茨特快列车赶往霍格莫德村参加汉吉斯诞辰的焰火晚会了。往日熙熙攘攘的购物街寂然无声,只有个别还在值夜班的打更人在空荡荡的铺子里打瞌睡。对角巷尚且如此萧索,隐藏于深弄之中的翻倒巷则更加沉寂而黑暗。

时钟拨回大约三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伦敦的钟声敲响九点的时候,静悄悄的翻倒巷出现两个步履匆匆的黑影儿。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瘦高的男人,他的脸虽然隐藏在尖顶兜帽之下,但还是能看出他在四下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目标。隔着一段距离是另一个个头略矮些的男子,他躲在最阴暗的地方鬼鬼祟祟跟在前面那个男人的后面,随着对方的动作时快时慢,甚至保持着完全一致的步伐。

这个夜晚的天气并不好,伦敦特有的恶雾在弥漫,巷子里的店铺也显得越发昏暗、朦胧。除了这两个形迹可疑的兜帽人外再没有别的行人,只有零星几只水老鼠在潮湿的石头路面上跑过。他们最后终于来到博金博克那家老古玩店所在的街道上,并在其对面的、废弃已久的商铺门口停了下来。

这看上去像是一座年久失修的货栈,外墙壁被烟雾熏得又脏又黑,它呆板而忧郁地伫立在黑暗中。外窗户上映不出人影儿的玻璃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上面还挂着厚厚的尘埃与蛛网。一块歪斜的木头招牌,剥落且锈暗的残存字母依稀还能辨认出“米姆夫人甜品店”的字样。

走在前面的男人再次四下巡视了一圈,接着他的手从斗篷里伸出按在贴着封条的玻璃门上。五个指尖接触的地方呈现出蓝色水母般的荧光,紧接着尾随他已久的另一个兜帽人匆匆走上前来,两个人同时跨进了被魔法打开的结界之门。


“你确定这房子很安全么?”稍矮些的男人跨进门之后,慢吞吞地开了口。

“这家店和美国魔法国会大楼是一个原理。”第一个男人回答道,他的魔杖轻轻一挥,壁炉里早已冷却的灰烬劈劈啪啪燃烧起来。“偶然想进来躲雨的流浪猫只能看见阴冷破败还漏雨的鬼宅,但我们却能在这里喝上不被打扰的热茶。”

他的话音刚落,炉火上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金色水壶就开始喷吐水雾。接着他把凝结着雾气和水珠儿的兜帽直接掀开,露出了有些稀薄且蓬乱的浅金色头发。正当这男人将滚开的水倒进斗彩花鸟的瓷茶壶的时候,他突然干咳了两声,热水溅到了已经能看出经纬的桌布上。

“约翰尼斯,你病了?”已经坐到桌边的另一个男人的脸从兜帽下探出,一张镶着鸟嘴的面具显露了出来,面具遮不到的部分只能看见冷硬尖削的下巴和微微渗出的胡茬。

“没事,旧伤……你懂的。”正在倒茶的男人只是将魔杖轻轻一抖,桌布上的水渍就无影无踪了。“说说你的情报吧。”

白尾鸢的样貌经过这许多年后呈现出较大的变化,他凝重的脸上挂着挥之不去的疲态,如同伦敦经年不散的雾障。

“……他很谨慎,对名门姝丽都保持距离。我那最漂亮的侄孙女儿贝拉处心积虑钓了他一阵子,谁知伏地魔根本不吃这一套……如果你还觉得枕边风这条路能行得通,我就再试着让西茜或者安接近他。”

“我还真不信他是不近女色的人,可能他就不好少女这一口。”白尾鸢慢慢吮了口茶,他的脸上挂着鄙夷的神情。“摸清现在都有谁得到他的信任了么?”

“英格兰的纯血望族大部分已经附归于黑魔标记之下了。”对面的男人双手摩挲着茶杯,一枚刻着布莱克家族纹章的金戒指在他指间闪闪烁烁。“剩下的还在观望……你知道,忌惮邓布利多势力的也不在少数。莱斯特兰奇家族因为声名显赫得到伏地魔的一些青睐,但我相信他最倚重的角色会在布莱克与马尔福之间的权衡中诞生……顺便告诉你,我安插在斯莱特林学生中的探子透露说一些十五六岁的孩子已经成为食死徒的后备军,他们受家属影响,现在只等着毕业后加入伏地魔的阵营。邓布利多虽然声望盖天,但他对泥巴种和半人半兽们过于宽容了,所以纯血的老古董们暗地里对邓布利多的微词属实不少。对了,约翰尼斯……我这次来还想请你帮个忙——务必给我几个弃卒的名字,我用得着。”

白尾鸢突然抬起头,他的目光钻进对面男人的帽檐下,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良久,他放下茶杯。

“你的同僚,伦敦魔法部现任的年轻财政司长埃德加·博恩斯和他的妻子……与我那连襟过从甚密。”

又是几秒钟的冷场,直到兜帽男子慢慢摘下犀鸟嘴的面具。这男人眼中的青晕闪过怪异的微澜,但是双瞳却和玻璃球一般森冷。

“还有谁?”他这样问。

“怎么,还不够?”

“拜托,他们是邓布利多的人……在伏地魔面前多加一些敌人和对手,咱们主子的目标就没那么大了。”

“玛琳·麦金农,我女儿的闺蜜。”

对面的男人微微一动,他似乎认为自己掘到了金矿。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站起身,两手扶着桌沿,向白尾鸢俯下脸来。

凤凰社是不是还有令嫒……爱丽丝?”

白尾鸢抬起头看着白兀鹫的眼睛。那是两条幽深不见底的隧道,吸纳了所有的光明却没有任何情感反射出来。摄念师的骄傲总是被这深暗的黑渊吞噬。于是,白尾鸢的眉毛只是轻轻一挑,送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白兀鹫端详了他良久,继而露出了可怕的微笑。

“安插在邓布利多办公室的内应有消息么?”白尾鸢看着白兀鹫坐回了椅子,接着问道。

“没有。自打两天前我与可怜的祖父菲尼亚斯的画像突然中断联系后,霍格沃茨再也没消息传来,完全不清楚校长办公室出了什么事。所以这两日邓布利多是什么情况都一无所知。我曾想混进魔法交通管理司监视校长办公室的炉火及飞路网,结果发现头两届部长就曾尝试这么干但都以失败告终。看来邓布利多很注重保护隐私,想窥视他并不容易。”

“怪了……他是不是有所察觉了?邓布利多在搞什么鬼?”

“——亲自去霍格沃茨看看不就一目了然了么?


正在桌边谈话的两人蓦地抬起头,只见二楼缓步台墙上那幅巨大的莫佳娜油画肖像不知在何时已经旋开。一个身材瘦长魁伟的黑影儿从那洞口跨了出来,接着他走下一级级吱嘎作响的台阶,融入橙黄色的光晕中。这个男人似乎天生就带着滢荧的光芒,衬得屋里的夜色也深了。

盖勒特·格林德沃一身黑色的长袍,银线绣的‘W’字母在胸前闪着微光。他领口辛辣耀目的绿色衬里被火光一晃更显出橘绿的色调,将两只不同色的眼珠衬得颜色更深;漂得近乎成浅白金色的头发拉风得朝天竖着。相对于脸上像挂满灰布条似的白尾鸢,盖勒特明显是经过一番修饰,显得容光焕发。

“看着老七如此惊讶的眼神,似乎是在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盖勒特轻松地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坐牢坐得太久我想出来透透气……约翰尼斯,信我已经写完了。你拿着它即刻启程前往高锥客山谷,怎么和麻瓜打交道不用我教你。”

白尾鸢一声不响地将递过来的信笺放进衣袋。他对格林德沃的突然出现毫不意外,显然事先有和他打过招呼。

“保险么?”他突然低声问。

“米姆在纽蒙迦德岛的海边拖住奥格登看海怪杂耍,她能保证四个小时之内让典狱长先生脱不开身。洗衣房的家养小精灵是我的人,他给我偷来了奥格登的这件袍子……只要在密道魔法失效前赶回去,一切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不请我喝杯茶么,先生们?”

两只白鸟立即动作一致地倒出地方,把桌子的上首位置让给格林德沃。不过盖勒特并没有碰递过来的茶杯,而是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纸牌放在桌上。大家探身一看,发现纸牌上印着汤姆·里德尔的画像。线条十分粗糙,套色也印出偏差,但兜帽下通红的蛇眼却是活灵活现、十分逼真。

“诸位,我现在要表演一个预言。你们知道预言是上天的圣贤赐予人间的礼物,所以要格外谨慎地对待。在这之后,雷古勒斯,辛苦你把预言的结果捎给某个我不想提起名字的杂种。”

白兀鹫和白尾鸢彼此都惊讶地对视了一眼,他们也确实好些年没聚在一起陪着主子做游戏了。让盖勒特保持心情愉快是大家的共识,于是他们都开始盯着桌上那张纸牌看。

炉火的光亮摇摇曳曳暗了下去,燃烧的果木散发的淡淡清香有点让人晕晕乎乎的。他们看见盖勒特的双手悬在纸牌的上方,就像给那伏地魔画像搭了个凉棚似的。

“保持庄严和肃穆……”盖勒特演戏似的轻声说,“莫佳娜的神谕会化作血字出现在塔罗牌上,她会告诉我们这杂种的末日在几时。”

大家都不说话了,同时他们在竖耳静听。炉火的噼啪声、扫过窗外的风声以及暗嗄的猫头鹰咕咕声在沉寂中被扩大了数倍,他们虔诚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先知的神迹。过了足足几分钟,他们慢慢睁开了眼睛。大家往纸牌上一看,上面的画像纹丝未动,什么血字都没有出现。

“那么……神迹在哪儿?”白尾鸢略带讥诮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他投在盖勒特脸上的目光却是温和的。坐在对面的白兀鹫也露出了微笑:“就我所知,真正的预言都是在梅林的圣光之下获得的,那需要长时间的斋戒和祈祷,由来自梅林神殿天顶的圣洁天使将预言化作圣女的血滴洒在凡间的塔罗牌上。神秘事物司的预言厅中所珍藏的预言都是这样获得的……主子,你在干什么?”

盖勒特在白兀鹫说话的当口儿已经咬破手指,用指尖蘸着血在塔罗牌上涂抹着。接着纸牌被推了出来,里德尔的画像上已经写着大大的血字:

 七月。 

替梅林的天使完成这个神迹。”盖勒特语调轻快地说,他的舌尖伸了出来,品尝着指间的血腥。显然他正为自己的这个假预言而洋洋得意。

“最近关于某个世外高人的传说已经暗地里流传很广了。”白兀鹫说着把纸牌收了起来,他盯着盖勒特正在慢慢变形的脸看。“据说终会有一天,某个传奇先知的预言会告诉我们最终打败伏地魔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愿不愿意和我打个赌,这个先知是卡珊德拉·瓦布拉斯基?”盖勒特看着自己的那杯茶里映出的是提贝卢斯·奥格登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笑。他站起身,纽蒙迦德典狱长的伟岸身影在火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我都有二十年没见过这个隐居客了,她是死是活都不清楚。”白尾鸢看着假扮自己连襟的主人,心下不禁暗暗称赞盖勒特的变形技术真是炉火纯青。“你现在的样子和奥格登一丝不差,我敢说连邓布利多都别想认出你——”

他突然停下了,一种可怖的怀疑袭上了心头。这家伙该不会是想……

“我去霍格沃茨一趟,看看邓布利多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故导致内应都中断了联络。诸位,就此别过。”

说完,穿着威森加摩官员袍子的“提贝卢斯·奥格登”大步跨出了甜品店门,朝黑乎乎的博金博克古玩店内室走去。

“他是说真的么?”白尾鸢看着那个任性而张扬的背影,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采。“他怎么潜入那固若金汤的城堡?”

“就我所知,霍格沃茨有很多秘密的通道通往校外。我想盖勒特在霍格沃茨内部……有他自己的线人。”白兀鹫慢慢地将喝尽茶水的茶杯倒扣在碟子里,看着琥珀色的残余液体一点点流干。

“我不信是邓布利多……就我所知,他——应该不是个鲁莽的人。”白尾鸢看着白兀鹫晃动着瓷杯里的茶叶渣。

“我也不认为是他……但是你是否知道,什么人经常游走于纽蒙迦德和霍格沃茨,又时刻黏在邓布利多的身边还不会引起怀疑呢?”

白兀鹫将茶杯里的茶叶渣翻转给白尾鸢看,只见那粘着浅棕色痕迹的白瓷底部,泡开了的茶叶组成了一只大鸟的轮廓。


上一回:【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一回 活点地图奇遇记

下一回:【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三回 在霍格莫德发生的事情(上)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四部《殇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6)
热度(24)
  1. 昭然若堂雲绯 转载了此文字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