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影评】我们深爱的胡桃夹子,你在哪里?——记迪士尼电影《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

但凡在童年读过《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的读者注定对胡桃夹子有着极为浪漫的情怀,这个故事被无数次搬上舞台和荧屏,成为了享誉世界的经典作品。

在电影《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中,男主胡桃夹子士兵的姓氏就是霍夫曼,这无疑是向这部伟大童话的作者——德国浪漫派童话作家恩斯特·霍夫曼致敬。


电影里名叫霍夫曼的胡桃夹子士兵以及德国作家霍夫曼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俨然是《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的衍生同人作品,情节多取材于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可谓是同人的同人。

本以为女主角铁定是玛丽无疑,没想到是玛丽的女儿克拉拉。而克拉拉这个名字在原作中只是玛丽一个布娃娃的名字,在芭蕾舞剧中才是玛丽的女儿。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中的四国君主都很怀念玛丽,正如热爱《胡桃夹子》的读者怀念玛丽一样。《胡桃夹子》出版二百年的时光里,是玛丽和她的胡桃夹子带着我们走进那个杏仁糖做的宫殿,看到了老鼠国王和王后与胡桃夹子的战争。我们所代入的角色都是玛丽·斯塔波。


而在这部新上映的电影中,我们看到了那些熟悉的名字:玛丽喜欢锡兵的哥哥弗里兹(电影和芭蕾舞剧中是玛丽的儿子)、爱造各种机械玩意儿的朵谢梅教父(好能活)、得到漂亮衣服的玛丽的姐姐洛伊哲(电影里是玛丽的长女)以及原著中真正的胡桃夹子——朵谢梅教父的侄子也是克拉拉的爸爸。

唯独没有玛丽·斯塔波,她的设定是已经去世的杏仁糖王国的女王,留给观众的只是惊鸿一瞥。或许编剧认为抱着胡桃夹子情怀看电影的观众已经太熟悉玛丽的故事,因此视角放在玛丽的替身即女儿克拉拉的身上。但是影片自始至终都在强调克拉拉与母亲的相似性,所以我们可以断定,克拉拉就是现代版的玛丽。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所打的情怀牌主要瞄准的就是《胡桃夹子》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芭蕾舞剧之一,有“圣诞芭蕾”的美誉。它之所以能吸引千千万万的观众,一方面是由于它有华丽壮观的场面、诙谐有趣的表演,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柴科夫斯基的音乐赋予舞剧以强烈的感染力。

《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启用了黑人演员扮演男主角——一个普通的胡桃夹子士兵,以及跳《胡桃夹子》芭蕾舞剧的舞蹈家们。这无疑是让人们重温这部常演不衰的经典,以及弘扬种族平等的套路演出。同时做伴奏的是中国著名钢琴家朗朗。



电影中跳《胡桃夹子》芭蕾舞的女演员

凯拉·奈特利依旧美艳动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饰演反面角色。糖梅仙子不是《胡桃夹子》原著的角色,她来自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的糖果王国。《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与原著的牵连已经不多,四个王国仅仅是《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中胡桃夹子国王领土的具像化,也是芭蕾舞剧中提到的糖果王国和雪国。



影片整体的化妆、服饰设计以及场景特效无疑是上乘之作。只是受限于时长,有些剧情过快,绚烂的糖果色太多反而有些过犹不及。很遗憾在《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中已经看不到多少霍夫曼原汁原味的剧情和感觉,如果在特定场景强调一下《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的故事可能会更好的激起《胡桃夹子》粉丝的童年情怀。

作为浪漫的童话电影,《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无疑是极为梦幻和华丽的。尽管我更希望看到关于七头鼠王和王后的故事。当然有人喜欢怀旧,有人喜欢创新。剧情空洞虽然是硬伤,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真正的胡桃夹子——咬核桃小人没有多少戏份和笔墨。

撑起《胡桃夹子》的是玛丽和胡桃夹子(朵谢梅小先生),女主角克拉拉承担了玛丽的戏份,但是黑人小哥男主角却像个跑龙套的,没有胡桃夹子——那个真正的杏仁糖宫殿国王的灵魂。


我们深爱的胡桃夹子——你在哪里?

当然,黑人小哥儿的戏份本来就不多,作用也是可有可无,注定了这个胡桃夹子士兵无法撑起剧情。这是一部没有男主角的电影。

编剧是《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中最大的硬伤,或者说是仅有的硬伤。因此这个缺点有些致命,好在花团锦簇的特效和演员们都尽力弥补了这个缺憾。




雲绯【影评、剧评】文档总览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评论(1)
热度(21)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