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HP电影解析】纯挖脑洞:谁才是高锥客山谷真正的默然者?(第三弹)

早在电影《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上映前通过剧透就冒出过来一个脑洞:格林德沃怂恿锅盖儿追杀邓布利多的动机有一种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可能——

格林德沃要告诉邓布利多谁是杀死阿利安娜的凶手。

如前文所提,克莱登斯的默默然如果是来自阿利安娜或阿不思,那么它就会是三傻大闹高锥客的见证者。所以杀死阿利安娜的真正凶手,默默然自己必然是清楚的。我们也可以相信格林德沃也是知道的。

而且邓布利多本人的话远远重于山羊小子的话的可信度。

“我认为他(格林德沃)知道,我认为他知道是什么使我恐惧。”

——摘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邓布利多语

现在圈内基本都相信阿不思·邓布利多本人杀死了阿利安娜,其实阿不思的潜意识中也是知道的。因为无论是山羊小子还是格林德沃是凶手,都失去了戏剧性,而且如果是他们俩的话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妨碍。山羊小子说他们三个谁都有可能,但是以他对格林德沃的憎恨程度,一股脑儿赖在格林德沃头上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格林德沃名声已经太坏,再添一笔黑也没啥两样。他之所以没这么做,说明在山羊小子的内心深处,恐怕也知道格林德沃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他坚持把格林德沃拉进怀疑名单,也是为了减轻真正凶手的罪责,替某人挡一挡。

哈利没有问邓布利多是否查明了杀死阿利安娜的到底是谁。他不想知道,也没打算让邓布利多会告诉他。

——摘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哈利不想知道杀死阿利安娜的凶手是谁,因为他大约猜到了凶手是谁,那是他不愿意面对的。所以有的时候,无知是种幸福。


那么问题回来了,格林德沃为什么有可能要告诉邓布利多这个残忍的真相呢?他有这个动机么?我们看下格林德沃对锅盖儿所说的这段话:


截图来自人文社内部人士

格林德沃的头两句,怎么看都是说自己呢。从他的角度看,他确实遭遇了“最令人发指的背叛”——即邓布利多曾经答应要和他一起为更伟大的利益开创事业,结果邓布利多却没来。

被至亲至信的人背叛”也符合格林德沃当年对邓布利多的感情写照。

格林德沃对锅盖儿说的话可能有真有假,这会让读者陷入五里云雾中。他挑唆那个属于邓布利多一部分的默默然即奥睿利乌斯·邓布利多与原生宿主阿不思反目成仇,实际上是报私仇泄私愤。格林德沃知道邓布利多最害怕什么,那这世上就没有任何事情比告诉邓布利多他自己就是杀死妹妹的凶手更给力的了。

但是格林德沃是如此深爱邓布利多,现在应该没人怀疑了,那么他为什么还要作出如此伤害对方的事情?我想这应该和格林德沃本人的性格或早年经历有关。

这世上有种人,他越爱你就越要折磨你,尤其是对你爱恨交织的时候。他越折磨你就越兴奋,你越痛苦他就越欣喜若狂。因为他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拯救你。

格林德沃在纽约地铁用鞭形魔法爆抽雀斑的行为也是典型的虐待狂症状。他打一条狗的时候,心里恐怕幻想的是自己在打狗主人。



攻击性虐待狂倾向所找的主要藉口是:"我曾经受过别人的害,现在我不过是以牙还牙,没有别的只是报复"

——百度百科

捅出这个秘密,格林德沃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恐怕事情发展就会如他预料的那样,邓布利多因为获悉真相而精神崩溃、痛不欲生。如果邓布利多的痛苦是别人施加的,那么不难想象格林德沃会暴跳如雷。但如果是自己造的孽导致对方受苦,格林德沃可就要又痛又快爽歪歪了。而且从格林德沃在地铁轻易被傲罗和蜷翼魔逮住的情况看,他可能对牢狱禁锢有种怪异的热情。因为换成普通人都对监狱避之不及,更何况他在监狱舌头都被切掉了(尽管他动点花招切掉的不是自己的舌头),这个罪不是什么人都能受得了的。


虐待狂和受虐狂往往是并生于一个人体内的。德普访谈里说过格林德沃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代表他两种差异巨大的性格。前一秒还对小宠物安东尼奥温情脉脉的格林德沃,下一秒就把它丢出马车外。从格林德沃有多次从别人手指缝里溜走的经历来看,他大概也热衷于让别人陷入功败垂成的懊丧中。格林德沃总喜欢给别人一种马上就能抓住他的错觉,但最后他的作为总是回报给人“记住今天吧,你们差点抓住了杰克·斯帕罗船长”的羞辱。


这样一个人是绝对以激怒侮辱他人的脆弱神经为乐的。但这是格林德沃对人世的一种戏耍和捉弄,正如原著描述他“有一种弗雷德乔治式的恶作剧”,和汤姆·里德尔动辄用酷刑魔咒折磨他人的肉体的残忍行径是大不一样的。

格林德沃这么做的前提还是他对你不屑一顾,他在洗脑大会上风度翩翩地行礼本身就是对周边容易上当的傻瓜们的一种蔑视。但他一旦非常在意甚至爱上某人,那么他所有邪恶的细胞就会兴奋起来,以最坏的手段向此人发起猛烈的进攻。

可怜的阿不思。


上一回:【HP电影解析】纯挖脑洞:谁才是高锥客山谷真正的默然者?(第二弹)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HP电影解析】文档清单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评论(20)
热度(410)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