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HP同人】《燃情岁月5》第七回 从图书馆到厨房的路上

在踏进洒满月光的霍格沃茨图书馆的时候,阿不思就知道他们要直奔禁书区了。如果有什么秘籍在纽蒙迦德城堡都找不到,那也别指望能在平斯夫人的普通书籍阅览室能搜索到。现如今步履沉稳的霍格沃茨校长已经很少在半夜里偷偷潜入禁书区了,一来是他不想和在图书馆夜游的违规学生们撞个正着引起不必要的尴尬,这些小调皮大多来自阿不思自己所在的格兰芬多学院;二来是禁书区曾经给他带来经年不忘的最坏回忆,那些关于陷阱、恶作剧以及恐吓的梦魇……

果然,他们拐上了阿不思曾经遭遇汤姆·里德尔的那条狭窄走廊。这个地方的藏书是关于黑魔法中最最邪恶的部分,大部分图书都上着锈暗的锁具,散发出淡淡霉味的纸页间还夹杂着若有似无的低语。阿不思看着盖勒特在自己曾经翻阅皮行者相关书籍的区域探头探脑,于是自己拐过一个弯望向书架的另一面。

空无一人的书架背面并不靠近窗户,气若游丝的微光透过来,使得这条过道更加昏暗。许多年前在霍格沃茨发生密室事件期间,汤姆·里德尔曾经在夜间于此徘徊。当初此人透过图书缝隙窥视的缺口还在老地方,于是阿不思走上前去站在了那里。

图书缺口处的微光映亮了他的眼睛,它们像蓝色玻璃般晶莹剔透。阿不思挺拔的个头和学生时期的里德尔差不太多,因此透过书架注视着对面人的视角也别无二致。

幽暗中呈现出盖勒特凝神静思的轮廓,其实阿不思的记忆中几乎没有留下多少这位老朋友专注于读书学习的印象。但此时的盖勒特的手飞快地翻动厚书的书页,专心致志的双眼炯在削长的脸上——

“盖勒特,”阿不思突然开口了,“你的脸——”

“我知道。”那正埋头于书本的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如你所见,我的变形术和易容舒痕魔法正在失灵……现在我已经掩盖不住那道丑陋的伤疤了。”

呼地一下,阿不思如幽灵般直接穿过书架凑到盖勒特身边,他的脸勃然变色:“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想伸手触碰盖勒特脸上那个令人作呕的丑陋印记,但是被对方非常生硬地拒绝。

“可能是因为受不了你弟弟酒吧里那股令人作呕的山羊味儿。也有可能是提贝卢斯·奥格登想搞我,给我下了慢性毒药什么的。反正你知道他以前就有被伏地魔收买的前科,投毒也不是第一次了。奥格登大概以为只要我彻底断了气儿,他就可以向你求婚了。”

盖勒特不说了,他抬头瞥了阿不思一眼,发现后者的眼睛里全是捉摸不定的诡异神采。

“别瞎闹了。”阿不思镇定自若地回答,他对盖勒特话里有话的嘲讽视而不见。“关于你脸上的伤痕,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怎么,我正在把一颗因受他人暗害而破碎的心灵展示给你看的时候,你却要换一个话题了?”盖勒特哼哼着说。

“如果提贝卢斯想暗害你,他根本不用等到今天。”阿不思扬起一根眉毛,“不过现在不说他了。

他坐到了盖勒特身边,现在他俩都在书架下的地毯上盘膝而坐,周围摆满了从架子上抽出的厚书。

“就在前不久,我接到一封奇怪的匿名信。信纸上详细地画了你脸上这个伤疤的形状:骷髅的嘴里伸出一条蛇——还附加了一些信息。来信者称这是伏地魔召唤信徒的符号,在他有强烈情绪波动的时候,食死徒们就会感知到。”

盖勒特盯着阿不思的脸看,他两只异色眼睛闪着怪异的光。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解释了。”他回答道,“我的直觉素来很准,你知道,直觉是对切身的一种微观感知,与预测自身以外的宏观感知——即预言大不相同。刚才在猪头酒吧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伤疤在震颤,不过并不太厉害。现在想来,那会儿功夫可怜的汤姆·里德尔一定心里不痛快……”

盖勒特突然露出阴森的微笑,这一刹那,阿不思简直怀疑自己看见恶毒的骷髅影子在盖勒特脸上掠过。

“查清是什么人寄的信了么?”盖勒特又问。

“还没有。”阿不思回答,“我实在是太忙了,很多复杂纷扰的信息每天如雪片般飞来,直到现在办公室里都堆积着如山的公务,比如要在《预言家日报》上登广告再招聘新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寄匿名信的人来自食死徒的内部……说不定他或她本人就是食死徒,不然此人不会对如此隐秘的黑魔标记了解地这么清楚。信纸被消痕魔药的蒸汽熏蒸过,没有留下指纹。墨水是好几种牌子混合的,字迹也被魔咒扭曲,无法进行笔迹鉴定……我想寄信者一定非常聪明,可能受过情报训练。他暗暗提防我身边可能存在的、来自伏地魔阵营的密探,不留一丝可能查出他是谁的蛛丝马迹。”

“如果是这样,那么可以看出那杂种的追随者们对他的忠心含有极大的水分。”盖勒特轻蔑地说,一丝狞笑扭曲了他的嘴唇。“对于追捧这么一个恶棍的废物们,千万别侈谈忠诚。寄匿名信的人可能是个首鼠两端的家伙,为伏地魔卖命的同时不忘给凤凰社点好处……左右逢源的人,还是小心为妙。不过既然说到你要招聘黑魔法防御术教师——”

盖勒特突然把眼睛翻了翻,目光落到阿不思脸上。

“——纽蒙迦德也在订购英格兰的《预言家日报》,我发现你每年都要重新招聘这个岗位的教师。怎么回事,难不成每个学年结束你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都会辞职?”

“伏地魔诅咒了这个职位,很多年前他想应聘这个岗位,被我找借口推掉了。从此以后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个位置教书超过一年。”

盖勒特没有说话,只是把怀里一摞厚书中的其中一本丢到阿不思手里。后者低头一看,发现封皮上写着:《诅咒与反诅咒》,温迪克·温瑞迪安著。

“这没有用。”阿不思淡淡地说,“伏地魔的魔法不能用常规反诅咒魔法破解……你大概也听说了,他在黑魔法上的卓绝才能是千年不遇。”

盖勒特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但他也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直接拉起袖管,于是阿不思颇有些惊讶地看见金色飞贼的纹身出现在盖勒特的胳膊上。

“你……把它找到还恢复原状了?”他不可置信地问。

“这十来年我并没有闲着。”盖勒特毫不费力地用指尖往纹身上轻轻一推,眨眼之间,那个锈暗的旧飞贼就滚落到他满是硬茧的掌心里。“反正你也不会去告发我,我又何必隐瞒呢?我索性都对你招认了吧,那年金色飞贼在纽蒙迦德海被那杂种的怪物弄坏之后,我就在奥格登的眼皮底下潜入海底。你知道一遇到水我就会变成什么……为了打捞金色飞贼的残骸以及失落的宝藏,我足足花了十五年的时间。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复原它最初的面貌,飞贼的魔法已经被严重损伤,那条通往纽蒙迦德海滩的密道已经彻底毁坏了。所以我必须来你的图书馆找些能用的参考资料,帮助我恢复金色飞贼中曾有的魔法状态。”

“是啊,我想以你的才能肯定会做到的。”阿不思不动声色地奉承道,“这么轻松就从纽蒙迦德越狱出来,修复一个小小的金色飞贼更不在话下。可你又是怎么进入霍格沃茨城堡的?

“如果你想靠阿谀谄媚来麻痹我,以为这样就能冷不防从我嘴里诈出真相,那我不得不说,亲爱的,你在白费力气。顺便说一句,我饿了。”

盖勒特说着做出了个洋溢着恶意的笑容,他开始把找到的书籍一本本都塞进金色飞贼的开口里。就在这时,他们都听见了远处图书馆的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什么人鬼鬼祟祟溜了进来。

阿不思飞快地朝盖勒特使了个颜色,后者立即会意。他们赶紧起身离开禁书区,两个瘦高的影子一齐遁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等等……等一下!我们得掉头!”

隐形斗篷下个头儿最高的西里斯·布莱克突然停住,以至于和他挤在一起的另两个男生来不及收住脚步就全撞到他的背上,隐形斗篷紧跟着就滑脱了。

“拜托,不要突然站住,差点儿被你撞倒。”詹姆斯·波特乱蓬蓬的脑袋凭空出现在霍格沃茨幽暗的走廊里,他正忙着扶正自己被撞歪的眼镜。

“情况不对。”西里斯盯着手中的活点地图,“他们离开图书馆了!看这个方向……格林德沃把校长挟持到赫夫帕夫公共休息室附近去了。嗯,我没猜错的话,格林德沃的目的地是霍格沃茨的中央厨房!”

“梅林真是不管我们了!”莱姆斯·卢平的声音在西里斯脑后响起,他哆嗦着钻出了隐形斗篷。“厨房里有一百多只家养小精灵还在睡梦中,如果我们冲进厨房,那黑巫师说不定会来个血腥大屠杀!”

“现在没有人巡逻,顶着隐形斗篷不方便,把它揣起来吧。”詹姆斯说着就把隐形斗篷团起来塞进长袍,他点亮从彼得·佩迪鲁那里拿来的魔杖,发现走廊里的画像们都睡得正香。这是一个十分寂静的夜晚,掠夺者们还算走运,沿途没有碰上任何巡逻的幽灵、皮皮鬼或者那个哑炮宿管和他的瘦猫。

眨眼之间,活点地图就在地毯上被展开。几个孩子的脸都绷得紧紧的,他们盯着地图上离厨房越来越近的两串小脚印以及上方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姓名标签,手心都攥出了汗。

“你们听着,我们不能迎面猛攻敌人,只能三路包抄实行迂回战术!”詹姆斯的手指着格林德沃名下的那串脚印,他的声音在微微发颤,显然是兴奋过度。“我们三个熟悉城堡地形,人生地不熟的格林德沃还带着人质这个拖累正处于劣势!月亮脸,你从五楼镜的通道冲下去,那里可以最快堵住厨房的后门。如果那黑巫师要从后门逃跑,你就在那里堵住他。”

“你到底哪来的信心,认为我可以堵住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黑巫师?”莱姆斯黑着脸问。

“如果格林德沃真从后门逃跑,你就赶紧丢几颗佐科最新加强版粪弹,他就不会自寻死路尝试通过那里了。”西里斯在一旁咯咯地乐着,显然他对即将到来的刺激盲目乐观。

“呸。”莱姆斯哼了一声,但他同意了这个提议。“我宁可为救援校长而成为见义勇为的烈士,也不愿在丢粪弹的时候被费尔奇抓住,他会活扒了我的皮。”

“那么我从正门冲进去,尽量把格林德沃从狭窄的厨房里驱逐出来。”詹姆斯咧嘴乐着,“大脚板,你要做的就是在厨房外走廊布下天罗地网,等那黑巫师在门口露脸的瞬间逮住他。不过看在梅林的份上,施咒的时候不要过度使用蛮力,千万别一个眼错不见把校长给打死掉了。”

“尖头叉子,你看这里。”西里斯突然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怪。詹姆斯和他说话的时候,西里斯的目光已经被另一串刚刚从图书馆出来的小脚印吸引了。

他们都俯下身注视着地图,于是一个此刻谁都不想看到的名字跃然纸上。那家伙刚刚离开图书馆,在门口徘徊了一阵,接着标着‘西弗勒斯·斯内普’名字的标签开始往地下教室的方向慢慢挪去。

“他离厨房的位置不远了。”莱姆斯抬起头,接着他平生第一次发现詹姆斯·波特在看见西弗勒斯·斯内普名字出现的时候没有做出要呕吐的夸张表情。

“不用理他,我们办自己要办的事情。”詹姆斯最后看了一眼斯内普的小脚印,然后就收回了目光。见他如此,西里斯和莱姆斯都识趣地没有说话。

三根魔杖同时伸出来敲了一下,然后魔法世界新一代捣蛋鬼们立即分头行动。


上一回:【HP同人】《燃情岁月5》第六回 魔镜迷影

下一回: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四部《殇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五部《柔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6)
热度(81)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