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第十二回 水上浪

在德姆斯特朗严苛的魔法训练中不乏惊险而刺激的场面,但眼下的船难场景比麻瓜诗人但丁的《神曲·炼狱篇》还要骇人。

‘狂飙突进号’的下沉速度超出了遇险者们的想象,看样子爆炸造成的船舱入水点比他们原先以为的要多。船体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三个小冒险家简直怀疑它会底朝天地翻倒在贪婪汹涌的湖里。在盖勒特和另外两个同伴努力想爬到高高翘起的船头躲避汹涌而来、意图吞噬他们的湖水漩涡时,他看见甲板上还有不少听天由命的家养小精灵或抱着桅杆、或抱着帆索在瑟瑟发抖。这些小可怜儿并没有像部分走运的伙伴们那样被甩进湖里逃生,独属于家养小精灵的纽带魔法将它们都拴在了这艘船上,小精灵即将与船同沉。

转眼之间我们的主角已经爬上船头的木头栏杆并直起身。在湖面壮观的火海映衬下,处于这艘几乎与水面呈直角的倾斜大船最高处的盖勒特本人高高在上,他的头发映着熊熊火光在狂飞乱舞。无论是船上的幸存者还是湖上的救援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个金发鬼怪在火光前晃荡着。

“还等什么!你们这群没脑子的饭桶!”盖勒特冲着小精灵高声叫骂道,另外两只白鸟从他身边经过并奋力抓住栏杆,他们看都没看那些哀嚎的小精灵一眼。“赶紧逃命去吧!别让我说第二遍!”

盖勒特的咆哮声并不比船上无目标乱射的大炮轰鸣声小,小精灵们听到这个从天而降的命令后立即像狂风吹散的灰尘般逃得无影无踪。它们当中有不少就地幻影移形,更多的则是直接纵身跳出摇摇欲坠的大船,落到数百英尺下的冰湖里溅起一朵朵不值一提的小浪花。更有甚者直接摔在起火的小船上,小精灵的惨叫比着火的夜骐马厩中惊马的嘶鸣还要惨烈。湖面上不时传来几声魔咒的爆响以及人类的喊叫声,事态开始失控。

就在这时,只听“喀拉拉”一声巨响,‘狂飙突进号’最粗最长的那根主桅杆折断了!

它裹狭着湿哒哒的风帆重重地砸在水面上,随着湖上溅起的一连串叫喊,螺旋状的白色浪峰夹着层层泡沫将湖面上七八艘叶片形状的小船碾成了碎片。‘狂飙突进号’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猛地一颠,然后顺着缠结在一起的帆缆的拉力缓缓反转,接着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水面倾覆下去。

又是一声拖长了声线的惊叫!盖勒特和白腹鹞眼睁睁看着白兀鹫被这股力量甩飞至半空。他的身体从火光前飞过,活像一只中箭的黑鸟坠落下去,径直摔入火光漫天、波涛汹涌的黑湖中。

盖勒特看着白兀鹫坠落的地方只剩下白色的水浪,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他和白腹鹞谁都没来得及拉住白兀鹫。但这一切又慢得可怕而不自然,仿佛整个地球都停止运转。他看了白腹鹞一眼,只见对方也茫然地看着自己近在眼前的脸,脑袋上的头发像条条紫色的蛇在狂舞,冻得发紫的嘴唇不住地哆嗦。

“德姆斯特朗的学生都会游泳,他不会有事的。”

与其说盖勒特在安慰白腹鹞,不如说他在说服自己也相信这一点。即便整个德姆斯特朗都是游泳健将,但是在眼下这种水火交融中逃生简直是有点痴人说梦。

就在这时,船舱原本被魔法紧锁的门突然被撞开了,那些被水位逼上来的阴尸狂呼乱叫地冲上甲板。盖勒特看见这群不知死活的怪物蚂蚁般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最后的立锥之地涌来,它们抓着栏杆或者带结的缆绳往上攀登,更有甚者直接用指甲抠碎了地板爬上来。这场面惊险骇人,阴尸们逃避着火光钻进阴影中还不断前进,那一张张可怕的枯瘦脸孔比上涨的水浪还势不可挡。

“爬到那只鸡的头上去!”盖勒特像指挥军队般用魔杖指着另一个方向,他的声音高亢而镇定。

所指之处是镶嵌在船头上的、那个硕大的凤首雕塑。浑身湿透的白腹鹞小心翼翼爬到石头雕塑的长尖喙上,他身后的盖勒特将魔杖对准不断涌来的阴尸,魔咒像海啸般扑向来犯之敌。这些丑陋的怪物不断被击倒又爬起来,就像黑魔法书中各种匪夷所思的五足怪倾巢而出、蜂拥而至。

“跳下去!快!”盖勒特又一次高喊。

白腹鹞两臂抱着凤凰的长喙,身体已经悬挂在凤首下方,但他迟迟也没下决心放开手。他看见数百英尺下滚滚的怒涛和火船,吓得浑身冰凉,只恨自己没能生出猫头鹰的翅膀。

“祝你走运!”白腹鹞就说了这一句,然后他像蚱蜢似的纵身一跳,扑向那张开漩涡巨口的黑湖。


坠入水中的刹那白腹鹞的眼睛就蒙上一层阴翳,他什么也看不见。湖水正在把他往下拖,自己这该死的牙为什么总是哒哒哒地响个没完?几秒钟后,一切都过去了。他的魔咒把他拉出水面,白腹鹞万分感激地大口大口吸着气。

接着他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于是他赶紧往‘狂飙突进号’的方向转过脸。只见这艘凝聚着德姆斯特朗历史的大船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黑暗中的混乱场面被照得通明。黑湖在颤抖,远处岸上传来隆隆的警钟哀鸣声。即使从这样远的距离也能看见船上的很多阴尸浑身起火,它们惨叫着、狂跳着坠入湖中。半分钟后,‘狂飙突进号’已经成为了历史,它在德姆斯特朗全体师生的见证下完成了恢弘灿烈的沉没。


“看见格林德沃了么?”驾着马型水怪小艇的纳尔拉克朝水中浮浮沉沉的白鸟们喊道,他看上去极度亢奋,“给我抓活的!我出十块金币赏金!”

没有人回答他,即便这妖精出二十块金币,恐怕也不会有哪个勇士敢冲进大漩涡中寻找炸毁大船的罪魁祸首。但偏偏有个人不是为了赏钱拼命游向沉船残骸,此君就是第一个跳水寻人的白肩雕。这时候他已经游到船尾残骸附近,刚刚拐过一个弯,就赫然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儿正高高盘踞在船尾的一块破螺旋桨上。白肩雕还没等点亮魔杖看清楚对方的脸,迎面就挨了一道凶猛的昏迷咒。

马型水怪小艇上的白尾海雕听见了白肩雕的惊叫以及不正常的落水声,他猛地转过脸朝闹出骚动的方向望过去。

“那边有异常,快!”

但是想让马型水怪突然急转弯并非容易的事情,一个猛烈的震动过后小艇上的人全被惯性晃倒。这时,一只手突然扒住了船舷。

哗啦啦——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瘦削的高挑影子就随着一大股浪花跳上小艇。船上一众人等刚刚爬起身,就无比震惊地发现所有人正在寻找的金发小暴徒赫然出现在眼前,他浑身上下都在不断地滴着水。船上的追击者们除了妖精和白尾海雕,全都爆发出一阵嘹亮的惊呼。

“掉转船头,送我上岸!”盖勒特恶狠狠地喝道,他的银椴木魔杖指着妖精丑陋的长鼻子。

纳尔拉克一下子惊呆了,没想到这‘十块金币‘这么快就出现在眼前。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纳尔拉克根本别无选择,两秒钟之内他就换上了一副义愤填膺的嘴脸。

“哼!格林德沃,你算哪根葱?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恶棍,竟敢指挥方圆五百英里内最胖的妖精!”纳尔拉克像拔出宝剑一般将插在裤腰上的那根鲸鱼刺拔了出来,同时演戏似的将刺尖对准盖勒特的脸。“你已无路可走,还不乖乖——”

纳尔拉克的话还没说完,他手中的鲸鱼刺就被盖勒特一把抢了过去。

告诉你,我是德姆斯特朗的国王!”盖勒特凶恶地吼道,他的两眼几乎都能蹦出火星。当着这些人的面,他把鲸鱼刺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下子把它撅成两段,直接抛进水里。一见这场景,纳尔拉克体内的空气似乎都被放空了,他的体积也跟着缩小了。在火光的照耀下,人们在半明半暗中目睹着恐怖的画面:

格林德沃甚至都没有用魔杖,徒手就薅住妖精的两只尖耳朵将其提起来。紧接着纳尔拉克像鬼飞球一样在空中旋转,最后哗啦一声栽进水里。

“呸!呸呸!”妖精的大脑袋浮出水面,他吐掉一大口冰冷的湖水,立即扑腾着狂呼乱叫起来:“你们都看见了!不是我不拦这歹徒!就是他把我丢进水里的!”

舵手的位置俨然空缺,盖勒特一个箭步跨上前去拿起缰绳。白尾海雕看着自己的这位小老大现在一声不响、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怕神态,顿时吓得张口结舌。他身后的几个德姆斯特朗的男生似乎还等着白尾海雕的指示,于是他发出一声像是被噎住了的叫喊:

“弃船!快弃船!哎呀!我被打中了!

白尾海雕动作夸张地挥舞了两下胳膊,假装被不存在的魔咒击中。然后他作出表率,像海豚般纵身跳进湖里头也不回地逃走了。其他男生看见领头的先跑了,立即炸了窝。他们纷纷跳进水里,逃命的速度快得连看见护树罗锅的土鳖都没法比。盖勒特不费一道魔咒就轻易取得了小艇的控制权。

都给我滚开!”盖勒特咆哮一声,他的魔杖甩出一条鞭子狠狠抽在马型水怪的背上。那畜生立即惊跳起来,拉着小艇没头没脑地朝岸上冲去。沿途无论是小船上的人还是苦苦挣扎的落水者,看到这疾驰而来、发了疯的马型水怪后全都吓得呆若木鸡。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出手阻拦那金发暴徒逃离现场。直到盖勒特已经逃出很远,人群好像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闹哄哄的怒吼声响成一片,一个亡命徒竟然毫发无伤逃出追捕者的包围圈,这绝对是德姆斯特朗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天!魔咒的闪光雨点般追来,湖面上满是密集而沉重的拍水声。一道力度不大的魔咒擦过了盖勒特的胳膊,他不由地摇晃了一下。见到目标被击中,追捕者们立即爆发出一阵嘹亮的欢呼,盖勒特这才第一次对追捕者的人数有了个相对准确的感念,估计整个德姆斯特朗都已经倾城出动。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人潮混着水浪翻涌,就像一片鬼叫的曼德拉草田在狂风怒号下起伏,不时发出阵阵各个语种混杂在一起的咒骂。

马型水怪小艇在层层叠叠的白色泡沫中劈波斩浪、勇往直前,站在艇上的金发少年就像驾着战车的海神波塞冬,头发上拍着点点水花,他的银椴木魔杖放出的魔咒比海神三叉戟的闪电还要炫目。在不明真相的旁人看来,盖勒特这一连串的壮举真是惊天动地、炫酷无比。可没人知道真实的情况是盖勒特根本无法控制马型水怪奔腾的方向,他的小艇只是一个劲儿猛冲,完全不能按盖勒特的意愿转弯或者减速。

那些追逐者愤怒的面孔汇成一股汹涌的激流,闪烁的魔咒照亮了人们肺腑深处那种名为追逐的热情。马型水怪小艇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搁浅了,船只将淤泥掘出数英尺厚。眼看着就要抓住那小暴徒,追捕者们立即爆发出一阵胜利的欢呼。但是很快欢呼声就被咒骂的巨浪所掩盖,盖勒特已经跳下小艇飞也似的逃进了德姆斯特朗城堡大厅,同时砰地一声将厚重的金属门锁上了。

“抓住他!”湿漉漉的人群怒吼着冲上岸去,潮水退了,湖岸只剩一片污泥和碎裂的船板。

“把门砸开!”一个兴奋的声音高叫着,如果不是大家太激动,就会发现号令者就是刚刚‘英勇负伤’的妖精纳尔拉克。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比他自己还长的船桨,跟着人群一拥而上冲到城堡之下。无数道魔咒砸在金属门上,可那大门居然和门口摆放的鸡首蛇身怪雕塑一样纹丝不动。眼看猎物已在笼中,哪个傻瓜肯罢休?既然众人的魔法都无法轰开城堡大门,刚才那根属于‘狂飙突进号’的断桅杆就派上了用场。全校师生像抬着一把飞天扫帚似的抬起桅杆朝大门奔去,宛如一条千腿蜈蚣冲向刚铎国王的巨型石雕①。

“今晚梅林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纳尔拉克高声喊道。

他说的并没有错,因为还没等桅杆撞上大门,这厚实的屏障就莫名其妙地突然洞开。毫无防备的众人立时在大厅门口摔成一堆。他们完全没想到盖勒特·格林德沃竟然在门口设置了机关,开门的一瞬间无数颗粪弹随着微型投石器暴雨般在门厅炸响了,愤怒的咆哮声不绝于耳,连德姆斯特朗的天顶都被惊飞一大群黑压压的猫头鹰。学生们抱头鼠窜,拼命躲避着这股臭不可闻的致命“毒”气。那个挨千刀的罪魁祸首也在拼命逃窜,他跳上长餐桌一路飞奔,沿途将头天晚餐学生剩下的牛奶罐、浆果、烤饼全部踢翻,最后盖勒特用魔咒抄起一只烤得硬邦邦的肥鹌鹑狠狠砸在玻璃窗上,破碎的玻璃霹雳哗啦地砸在追赶而来的“正义之士”的脑袋上。

这个精彩的时刻,白鸟们为何没有出手相救呢?

且不用提别人,白尾鸢就在这股追捕者的洪流之中,但他并不是自愿加入的。从黑湖里冒出头来以后白尾鸢就身不由己地夹在狂热的学生中间,他被挤得连魔杖都拔不出来,只能无可奈何地随波逐流。他在千奇百怪的黑影中看到了其他执行“不抵抗政策”的白鸟的影子,但这些人也和他一样置身于噩梦中,个个惊魂未定。大厅里又是一声巨响,华丽的水晶枝形吊灯从天而降,翻倒的烛火点燃了木头桌子,幽灵们的尖叫与回音互相碰撞,混乱地简直难以形容。

“大家别慌!”加勒吉尔教官地怪般粗犷的嘹亮嗓门在摇摇欲坠的大厅中响起,“他不过只有一个人!你们听着,谁抓住这个格林德沃,赏一千加隆奖学金!还有特殊贡献奖章!”


————

①作者注:刚铎是英国文豪托尔金作品《指环王》中虚构的一个人类王国,拥有巨型国王石雕。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7)
热度(22)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