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绯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之《白鸟外传》第十七回 各奔东西(上)

一阵几乎能把空气冻成冰的沉默。

维达的脸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气愤、越来越明显地流露出纠结来。显而易见,她的未婚夫所昭示的东西对她影响很大,因此她沉默不语了很久。看到她这副样子,白兀鹫的面色也跟着阴沉起来。他探过脑袋,把威胁的耳语送进维达的耳朵。

“姑娘,虽说我们处得不太愉快,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钦仰你的勇气,忍不住想看看你。可我每次看见你,都发现你不是在格林德沃演唱舞台的台下又蹦又跳,就是在探头探脑地窥视他的一举一动。我这个可怜的旁观者满怀悲悯地看着你想方设法想迷住格林德沃,却连遭败绩,可你自己却昏头昏脑,以为自己每一支爱神之箭都会射中目标。你精心设计出各种各样俗不可耐的花样诱他和你搭讪,可是你想诱捕的对象却越发拒你千里之外了。我这个细心的看客发现绝望的情绪从你眼中流露出来,看着你的生命和灵魂在为一个从来不曾以后也不会爱你的男人枯萎,都不由得满怀怜惜而且大为感动。那些擦过格林德沃胸前,落在他脚下的爱神之箭每一支都是你柔情的鲜血磨砺出来的,可怎么就击不中格林德沃高傲的心坎呢?——唉,格林德沃这个笨蛋,能有你这样一个热情如火的漂亮仰慕者真该跪下来感谢梅林,谁知他就是这么迟钝或者胆小如鼠,送上门来的肥肉都不尝一口——”

维达像脚下生了根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思潮起伏、浮想联翩,即便想抓住其中一个念头仔细思索一番也是枉然。为什么自己心中的秘密会被眼前这个家伙一眼看穿?这一切本来都不为人知啊!维达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可怕的婚约对象有着在不知不觉间摄神取念的能力,而且他们现在离得这么近,她简直能听见对方胸腔中的鼓点开始越来越密集。突然,一种极为恐怖的预感袭上心头,但还没等维达动一下,她就感到一只尖利的鸟嘴落在自己颈部光滑的肌肤上。

一时间维达惊恐万状,她赶紧后退一步想拉开自己和白兀鹫的距离。谁知对方却像戏弄小鸟的老鹰一样步步紧逼,左叨一口,右叨一口,几次啃上维达细嫩的脖子。维达吓得魂不附体,她在黑暗中,对方也在黑暗中。更恐怖的是,一股被冷落许久的压抑情感从维达的子宫里逐渐升腾,这让她不禁毛骨悚然、肝胆欲裂,于是冷静的理智又猛然回到了她迷离恍惚的意识中。

她用尽全身力气给了白兀鹫一个巴掌,然后不等对方有所反应,维达扭头就逃。但愿能马上逃回自己的宿舍,这样就听不见追在自己身后的可怖笑声了。

“但愿你的心上人也有挨你巴掌的福气!”

她听见这番话裹狭着讥笑声而来,那声音在盘根错节的地下走廊激荡撞击出连串回响,就像声嘶力竭的猛禽在黑暗的树林里肆无忌惮地嘎嘎怪叫。


无月无风的茫茫深夜,一阵稳重而缓慢的脚步声从黝暗庄严的梅林神殿深处传来。这所宏伟的庙宇是个迂回复杂的地方,而来者好似早已熟悉参透每一条不为人知的密道,即使闭上眼也能算清楚在多少步后左拐右转、穿过密室暗门又要折回哪个方向才能到达目的地。

听到脚步声传来,石头墙上古老脱彩的壁画中的远古神明们的瞳孔立即像蛇眼一般变得尖细骇人,他们注视着跫音越来越近又渐行渐远,最后在黑暗里化为虚无。

深夜的不速之客终于在一扇厚重的石门前停下,守在门边的乌鸦灼灼的目光往来客身上一瞄,随即扑扇着翅膀飞走了。身穿黑色夜装、披着毛皮兜帽的来使刚刚把手伸向雕琢着鸡首蛇身怪的门环还未等碰到时,大门就随着一道蓝光缓缓而开。

“你还蛮准时。”一个慵懒但沉着的男低音从内室深处传来。

说话的人正坐在一大堆金银珠宝堆砌起来的小山丘上,看他的样子像是刚刚起床。在层层叠叠的金山之上,头上包着荧光软绸子的高迪·格林德沃正像一个准备登台演出的舞剧演员一样躬身对着跟前一面点着萤火灯的镜子左顾右盼,他身上穿了件像是银色月光编织而成的漂亮长袍,上面用银珠和丝线绣满了星斗图案。来客的造访显然是早已预约过,高迪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不过黑衣人跪坐到一块早已摆在金山脚下的精美垫子上时,其身旁案几上一套精美瓷茶壶马上开始斟上热乎乎的香茶。

“印度尼西亚草药种植园的上等仙女草茶,是我的兄弟托猫头鹰给我捎来的,尝尝吧。”高迪慢悠悠地说,他仍然盯着镜子,同时正在用一把银质的器具夹卷自己的修长睫毛,神态自然。

“令郎现在正在被傲罗通缉,生死不明。先生你还要在这做神仙么?”白兀鹫摘下他的鸟嘴面具,缀了口茶,褪下了兜帽。他那双黑水银般的眼睛一刻也没移开目光,死死盯着那个看上去悠闲自得的男人。

“我都不管他,你倒操心起这个家伙来。”高迪放下银夹子,同时将那条缠在头上的闪光绸缎一扯,保养得如瀑布般滑亮的褐金色长发倾泻而下,闪着如媚娃发质相似的诱惑之光。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宛如国王般俯视着正抬眼看他的少年。几只黑色的乌鸦噗噗地飞离主人的肩膀,落到周围的宝藏上去了。

“我看上去怎么样?”高迪语气僵硬地问,他似乎才做过非常细致的修脸和按摩,紧致的皮肤不着一丝岁月的痕迹。只不过他年轻地有点不自然,整个人光溜的宛如刚塑好的蜡像。

“气宇轩昂。”白兀鹫客套道,他的目光在高迪的脸上游弋了一下,然后落在其胸前一枚宝蓝色挂坠盒上。

“但愿二十年后你还这么想。”高迪讥讽道,他伸手竖了下衣领,将挂坠盒塞进衣襟。“说说你的情报吧。”

白兀鹫微微一欠身。

“如您所愿,德姆斯特朗校方为了打捞并修复沉没的‘狂飙突进号’,已经在纳尔拉克那里订购了大量木料和钢材,包括麻瓜产的金属铆钉。亟待修复的城堡坍塌部分也要订购石材,纳尔拉克已经给您拉了德姆斯特朗校长这个大主顾,他做起生意来和猞狸一样机灵。所以之前您高瞻远瞩囤积居奇的货物都被订购一空,价格您想定多高就多高。恭喜先生,您又发了一笔大财。那妖精积极重建大船有功,德姆斯特朗还给他颁了一枚特殊贡献奖章呢,现在他对您必定是马首是瞻。”

说话的时候,白兀鹫冷冰冰的眼睛里隐隐闪出钦佩的光芒,不过被恭维的那个人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一切放在心上。

“盖勒特有一个有钱的爸爸,我自己可没有。”高迪冷漠地说,他一步步跨下财宝堆,成堆的金子如流沙般滑过他的脚踝。“我只想知道,我所操心的那几个人……”

“克鲁姆已经死了,他被令郎打得脑浆迸裂。克鲁姆家族产业的魁地奇精品连锁店后继无人,古灵阁股市一片惨绿……我想这一定令您称心如意,因为在股票上我们又赚了一笔。”白兀鹫聊起这件事的口吻完全不以为意,就像是在聊布莱克家族墙上那一排排家养小精灵首级一般。“可怜的弗朗茨死后,教官宣布继任魁地奇队长位置的是保罗·赫尔曼——”

他突然停住了,高迪那双阴冷的绿眼睛直直看了过来。

韦尔斯利呢?

“他要走了。”白兀鹫低声说,他的脸微微一沉。“昨天晚上他悄悄来和我道别,说他在美国的母亲突然神秘去世,他必须回去看看……这一走还能不能回来,可就难说了。”

“别断了音信,”高迪冷静地说,“想法子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回头我再教你一道魔法,专门对付韦尔斯利这样天生的摄念师。

明白,先生。”

“你干得不错,我真想由衷地夸奖你,孩子。”高迪难得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场戏实在是精彩,盖勒特直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中了自己父亲的圈套……这屋子里的财宝只要你拿得动,随便挑吧。”

“那我不客气了,其实我带了一个施有无痕伸展咒的驴皮袋子。”白兀鹫也露出了冰冷的微笑,他再次微微颔首,举手投足都带着名门望族引以为傲的教养。

“对了,我要恭喜你荣升德姆斯特朗的男生会主席了。”高迪斜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孩,“你要的东西我也给你带来了。”

高迪掏出了他的那根骨节交错的接骨木魔杖,点了一下刚才那面镜子。镜子立即左右拆开,夹层中一个方方正正的本子似的的东西滚落到高迪手中。他递给了那个男孩,后者接过来,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愉悦表情。

“看看吧,霍格沃茨NEWTs考试的十二份证书,成绩全部是O,署名是雷古勒斯·布莱克。”高迪说话的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我不是第一次伪造官方学历……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达到这套证书的能力。”

“我是否能拿到霍格沃茨这么多证书又有什么关系?”白兀鹫微微一笑,他把证书小心塞进斗篷,“只要它能让我得到神秘事物司学徒的工作就行。如果您一定要知道,我大可告诉您我的麻瓜研究课成绩绝对是O。”

“很好,等你进入神秘事物司后,争取得到在‘死亡厅’工作的机会。回头我要到那里……去一趟。

就在这时,金山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两人扭头一看,发现身着曳地白裙子的乔治娅娜匆匆走过。她碰倒了腿边一只银水瓶,以至于她肩上那只硕大的乌鸦都跟着摇晃了一下。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乔治娅娜什么都没说,也没有任何表情就转身离去了。

高迪转回脸来,接着他颇有些惊讶地发现白兀鹫非常大胆地目视着乔治娅娜离去的背影目不转睛。这种情况高迪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只要是自己在跟前,没有一个男人敢抬头看乔治娅娜的脸。

“还没看够么?”高迪把手在白兀鹫眼前挥了挥,他的声音透露出毫不掩饰的嘲弄。

“先生,能允许我给这位迷人的女士送上一份略表心意的薄礼么?”白兀鹫连动都没动一下,眼睛还是盯着乔治娅娜离去的方向,尽管她已经走得没了踪影。

“啊?”这次高迪还真的有些诧异了。

白兀鹫掏出了他那根漆黑的朴素魔杖,他只是朝自己手心里轻轻一点,两大滴鲜红色仿佛火蜥蜴血似的液体滴落在他的掌中。当着高迪的面,那血滴渐渐幻化成一对晶莹剔透的梨形水晶耳坠,上面还隐隐刻着两条银蛇。它们组成字母B的样式,在高迪眼前闪着诱惑的光。

“你的变形术不错……”高迪淡淡地说,不知怎的他的声音变得有点酸溜溜的。“我看可以得个O。”


“这是那个孩子给的?可我的耳坠已经够多了。”

乔治娅娜对着镜子试戴这份新收到的礼物,她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珠宝,多得几乎把抽屉都要挤爆了。她的闺房并不整齐,五花八门的时装挂满了每一寸地方,各式各样的首饰和古董摆得到处都是,真是比舞台剧的化妆更衣室还要乱上几分。

“他给你你就戴着吧。”高迪无所谓地说,他正摆弄着一堆装满金色药液的小玻璃瓶。“药不多了……今晚还得再去药房熬一些……我说,你脑袋上的发插是不是有点插得太多了?”

他瞥了姐姐一眼,后者正嘟着嘴儿把头发上的珍珠一颗颗拆下来。

“平白无故送来的礼物,我可不敢要。”乔治娅娜嘴里这么说,但还是对着镜子将那副水晶耳坠摇得叮叮当当。

“如果过几年这个姓布莱克的小子向你求婚,那么今天的耳坠大概算定情信物了。”

“你不是给我做过预言,说我注定会嫁给混血么?”乔治娅娜叹了口气。

是啊……我是那么说过……不过盖勒特现在还小呢……

高迪盯着那只放在乔治娅娜背后的水晶球,里面的景象却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

约翰尼斯·韦尔斯利坐在德姆斯特朗校长办公室里,一张退学申请正摆在加勒吉尔教官面前的桌面上。

等等,那是什么?

高迪猛然一惊,他手中的玻璃瓶几乎都要脱落。他在水晶球里看见的景象突然让他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巨浪卷过自己周身每一处角落,甚至连内脏都搅成一团。

上帝啊……

他飞快朝自己的姐姐瞥了一眼,乔治娅娜倒映在影子里的影像毫无表情。于是高迪迅速用一块布盖上了水晶球,他的心脏则在扑通扑通激烈地跳着。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GGAD燃情人物百科》存档清单

《GGAD燃情系列》第一部《迷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二部《燃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第三部《浓情岁月》首次改校存档


《GGAD燃情系列番外》之《白鸟外传》文档存档

雲绯个人“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GGAD燃情系列》系列读者讨论QQ群:582759220



评论
热度(11)

© 雲绯 | Powered by LOFTER